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9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訪問「離天堂又近了一天」

離:    熊先生你好,今天,你也離天堂又近了一天吧。

熊:    希望是吧,不過我也可能是離地獄又近了一天。言歸正傳,最近你可引發了現代藝術界的一宗大笑話,可以跟大家說說事情的始末嗎?

離:    好的。我的主人最近將我送到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oyal Academy of Arts)的夏季展覽會打算參展,不久之後他收到作品入選的通知。但當他興致勃勃地出席預展時,才發覺入選的原來不是由他精心塑造出來的我,卻反而是隨著我一起送過去,本來用作擺放我的那個隨便造出來的基座。

熊:    那麼說,是評審們誤以為那基座是一件獨立的參選作品,而最後當你落選時它卻入選了吧。這件事可令不少人再一次反思和質疑,現代藝術是不是已經走上了不歸的歪路;藝術品的評價,早已變成了少數所謂藝評人的「國王的新衣」遊戲。其實究竟,怎樣才真的算是一件「藝術品」?

離:    打從杜象(Marcel Duchamp)將一個簽了名的小便池放到博物館裡展覽開始,所謂「藝術」的定義便不斷被人質疑、挑戰和再定義,大概已經進入了哲學討論的範疇。不過,我還是喜歡香港作家阿濃那個對「藝術」的簡單和平民化的定義:「我看了,我懂了,我感受到了。」

熊:    儘管藝術界和傳媒普遍都視這件事為天大笑話,但英國皇家藝術學院事後依然堅稱沒有犯錯,他們的評審員是有權用自己的方式去審示參展的藝術作品的。對於這個你怎樣看?

離:    唉,人類真是種死不認錯的動物。明明是一件展品送過來,為甚麼參展時會變成兩件?參展的表格上沒有寫清楚嗎?我覺得評審們愛怎樣「看」一件作品是他們的事;但參展者拿甚麼作品來參展,卻也該是由他們自己決定的吧。萬一把作品送過來的是一位富有藝術氣質的漂亮女生,評審員難道便有權把她扣留起來當作參展品?

熊:    老實說,你覺得從藝術的角度來看,它真的是比你更好嗎?

離:    藝術這碼子事真的很主觀,各花入各眼的;我只能夠說,它看起來也確實不壞。

熊:    但事實上,David Hendel先生在你身上花了四個月的心血,但最後入選的卻反而是那個用了不足四小時便製成的基座,你心裡不覺得有點兒不忿嗎?

離:    中國人說得很好:「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世上很多事情也是這樣,藝術如是,愛情,也如是。

熊:    原來如此,謝謝你今天的光臨,各位觀眾再見。



有關報導:

http://news.bbc.co.uk/2/hi/uk_news/england/southern_counties/5081744.s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