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的頭和我的頭之間的爭執

「你幹嗎自己跑了出來?」我抱著頭怪叫。

「我們有必要坐下來談談。」A頭劈頭便道。其實一天的工作已經夠我頭昏腦脹了;但對方是我的另一顆頭顱,怎麼說也不能像對付我手頭上的客戶那樣,只把它的話當是耳邊風。我只好乖乖地摘下脖子上的B頭,將它安穩地放在桌面的另一頭,由得這兩個巨頭自己開始談判。

「你自己說吧!」A頭帶頭發難:「你這個死人頭,究竟有沒有半點廉恥之心?」

「你在瞎扯甚麼?」B頭不耐煩地回道:「我做的一切,也只是為了我們的生活。」

「『生活』?你這様子只配叫做『生存』,純物理性的生存。只有對得住人也對得住自己的,才有資格稱為『生活』。」A頭將雙眼睜得大大地說。

「我做了甚麼對不住人對不住自己的事?你說啊!」B頭也開始動氣了:「是你那一年到頭也沒吃過半點苦頭的頭腦太天真,不瞭解怎樣才能在這個世界上混得頭頭是道!」

「好,那麼你說說,你昨天對小李他做過甚麼?」A頭義正辭嚴地質問道:「人家小李可是個瀕臨絕種的大好人,我正慶幸能夠鴻運當頭交上這麼夠義氣的朋友,可是你卻在人家背後……」

「呸!那個獐頭鼠目的傢伙是好人?」B頭不屑地搖頭冷笑:「外頭的世界裡哪有甚麼『好人』跟『壞人』的分別?我們都只是個至普通不過的人類,世上自以為最高等但其實卻是最卑微的可憐生物。你真的以為只靠埋頭工作便可以出人頭地?現在小李跟我們在公司的頭銜差不多;你別看他平日獃頭獃腦的,如果今天我們不對付他,明天轉過頭來他便一定會來對付我們。到頭來如今讓他勉強保住了飯碗,說起來他還要對我磕頭道謝才對。」

「你……」A頭用「我現在就想殺了你!」的目光怒視著B頭,而B頭卻抬頭望著頭頂的吊燈,皮笑肉不笑地道:「總之,下了班的時間由你做主,但上班的時間裡我愛怎麼做便怎麼做,這裡頭沒有你的事,輪不到你來干涉我!」

「夠了!我已經忍無可忍!」A頭怒哮,然後轉頭望向坐在沙發盡頭的我:「我再也不能容忍自己,跟這樣一個沒人性的傢伙共用一個身體。你要嗎便把我殺掉,要嗎便把它扔進垃圾桶裡頭。有它便沒有我,有我便別再提起它!」

我呆了一會,下意識地想伸手搔搔自己的頭,然後隨即發現,我的兩個頭這一刻也不在脖子上。我只好攤攤手,做了一個表示無可奈何的動作。不過我的回應似乎是兩頭也不討好。它們兩個仍然死命盯著我,迫我無論如何要在今晚作個決定。

我想起A頭由我來到這世上的頭一天開始,已經一直陪伴著我,就算是沒功也有勞。既然現在它先開口要我替它出頭,我也只好放棄那來了只有幾年的B頭吧。於是我站起身來,走到桌前提起B頭,在它大聲的抗議聲中,把它塞進了冰箱裡。


第二天下班回家。

一打開門,我便立即走進浴室檢查傷勢。我看到鏡子裡頭的我遍體鱗傷,背上還有數個仍然在淌血的洞。我連忙摘下脖子上的A頭,把它輕輕放在案頭上,然後打開冰箱,拿出那個冷藏得連血液也凝固了的B頭,小心翼翼地放回自己的脖子上。

「我一開頭時便知道結果會是這樣的了。」得意洋洋的B頭冷冷地道。我拿著紗布和火酒,走向垂頭喪氣的A頭。它低著頭忍受著頭上每個傷口的痛楚,用鬥敗了的公雞的語氣跟我說:「回頭是岸啊。」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頭。」我說。

我的意思是,我的一個頭,跟我的另外一個頭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