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遇上了大班冰皮月餅

其實一大早清,我便已經有點不祥的預感了。那天的太陽好像比平時更毒、樹上的烏鴉比平時叫得更慘、就連早班的地鐵,也遠遠比平日的冷清。我帶著一絲隱約的不安下了車,踏上了長長的扶手電梯。

真不明白為甚麼要把地鐵站,建築在這麼深的地底下。我盤算著今天一定得早點下班、去逛百貨公司也好、去做瑜伽也好,約朋友去吃甜品也好。總之,便是要做點讓自己好過一點的事情。

我隨意地望向身邊牆壁上的廣告牌,六個驚心奪魄的大字,突然映入我的眼簾內。「見鬼!」我暗地輕蔑地啐了一下,心裡想著一大清早,總不會這樣邪門吧。然後,就在樓梯的轉角處,我遇上了大班冰皮月餅。

「大班?!」我下意識地開口。

它立即露出一個興奮的神情,很熱情地揍過頭來,在我耳邊悄悄道:「這麼正點的冰皮月餅,還有別家嗎?」

一陣冰寒的感覺,伴隨著綠豆蓉的香味在我的血管裡急竄,閃電之間已經直衝頭頂,把我的頭皮冷得一陣發麻。我連忙推開了它那潔白色餅皮包裹的身軀,一口氣向後退了三步。

「你還敢回來?」我瞪著眼望著它。

「見到我,難道妳不高興嗎?」大班冰皮月餅親切地望著我,那種熟悉的溫柔又令我的心動了一下。

「高興個鬼!」我回道,一邊猛力搖頭,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一點。

「但你不是一直也仍很掛念我嗎?」它柔聲道。老實說,它這話並沒有錯。

「你以為你是誰?每年才像年獸般神出鬼沒地現身一次,需要你的時候卻總是不知所蹤。」我的聲音愈來愈大,兩個在旁邊路過的美心雙黃蓮蓉,忍不住頻頻回頭望向我們這邊。

「現在,我不是來了嗎?」它凝望著我,柔柔的燈光穿透過它那半透明的餅皮,像是靜夜的月色那樣醉人:「讓妳久等了真是抱歉。但我知道,妳是愛我的。」

望著它身體裡面那若隱若現的甜蜜餡料,我的心差不多全軟化下來。但是多得它最後那句鬼話,把我從軟弱中猛拉回來。

「你去死吧!」我嚷道,嘴角因為激動而微微地抖顫。

「妳……妳嘴角那點是甚麼?」它突然指著我,然後彷彿恍然大悟:「妳,原來妳竟然偷吃西樵大餅?」

我連忙伸手拭掉嘴邊那剛才吃早餐時遺留下來的碎餅屑,然後挺起身子,理直氣壯地回道:「是啊?那又怎麼樣?難道我一定要等你每年高興才回來一次?難道你下一年七星伴月那樣帶著七個迷你月餅回來,我也要高高興興地迎接你們?西樵大餅雖然味道普通,但它可是一年365天隨時候命,讓我可以輕易找得到它。它雖然平凡,但至少觸手可及。我只是個很普通的女孩子,會餓會累會開心會悲傷會寂寞會要人陪在身邊。我問你,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哪裡?你這個天殺的究竟在哪裡?」我一口氣說完這大堆話,然後已經差不多要虛脫了。

它無言,然後慢慢地轉身,沿著下行的扶手電梯離去。

我默默望著它那彳亍獨行的背影,忽然有種想叫它留下來的衝動。幸好,我總算忍得住沒讓那衝動變成行動。我只是心裡面,跟它說了一聲「保重」。

 

我年紀也不小了。

月餅,還有年糕、聖誕火雞、煎堆油角……這些可口的節日食品,還是留給別人吧。

我需要的,只是最普通,隨處也可以買得到的西樵大餅;平凡,但會一直在我身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