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山東苦旅 (3之3)

第二天清早,搭的士到泰山腳下的天外村,然後轉乘接駁的旅遊車,直登今天旅程的起步點中天門。登山的門票和車票足足要每位120大元。其實山水河川這等自然界的景物本屬公有,熊記得以前去台灣的阿里山或者太魯閣參觀時,也是不須要買門票的。不過這在在需財的現象,幾天下來也已經見怪不怪了。

其實登泰山的路只有數條,熊挑的是最熱門的所謂東路。這是古代帝王登山封禪的御道,從山腳下的紅門走到山頂的南天門泰山的文物古跡多在這條路的旁邊。其實最正宗的皇帝登山路該從山下的岱廟開始,不過因為由岱廟至紅門一段現在只是市區的道路,所以一般遊人也選擇紅門為起點或是像我那樣偷一點懶,乘車到山腰的中天門才步。由紅門至南天門共有6293級石階,不過別以為從中天門起步便會輕鬆很多,因為登泰山最吃力的路段,還是南天門前的一段路。順帶一提,在中天門一家小店喝到的「泰山女兒茶」不錯,買了些茶葉回家,希望用香港的自來水泡出來的味道,不會比起在當地現泡的差很多吧。

熊沿著長長的階梯一步步拾級而上。旅遊書裡都寫著,泰山因為山高路斜,所以要謹守著「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的原則。不過熊眼見前面都只是一段段的石階,雖長,但是修得整整齊齊。所以輕輕鬆鬆地,便已經走過雲步橋東嶽廟五大夫松迎客松等幾個景點。



東嶽廟前的祈願紅絲帶陣


沿途也有買瓶裝水和小吃的地方。泰山上的貨物,都是由挑夫一步一步搬運上山;熊一直留意著貨品的價錢有沒有隨著山的高度大幅爬升。不過各位請放心,在山下賣兩元一瓶的礦泉水,就算山頂也只是漲到五元一瓶。想來,也真是辛苦了那些每天不停上落的挑夫了。



留意挑夫可是挑著兩個石油氣罐的


登泰山沿途的另一特色,便是路旁的大石上,四處可見的名人留字。從明清的文人到當代的政客,似乎無一不以能在山上留下幾隻字的真跡而自豪。於是乎山上山下到處名士們留下的墨寶某些熱門景點,看上去更有點像是報紙的分類小廣告版那樣。老實說,熊對於這類名人版本的「到此一遊」不大欣賞,好端端的一座山,幹嘛硬是要為它加上人類的存在印記?難道,人類對大自然的欺侮還不夠多嗎?



留下了名字,便真的能名垂千古?


然後,便是傳說中的泰山十八盤

十八盤是指由迎客松所在的對松山起,直至南天門的一段段看似連綿無盡的石階,共計1633級,在不足一公里的距離內,高度卻足足攀升了400多公尺。抬頭看著愈發陡斜的長階,心裡才明白挑戰到這裡才真正開始。眼看不少遊人,從這裡開始轉用之字型迴走法以節省氣力。不過,熊心裡想著身為龍的傳人,怎能用蛇的方法走路?於是我便惟有收拾心神,雙眼直盯著腳下的石階,像只螞蟻一樣緩緩地默默向上直走



山十八盤,可算是名不虛傳


穿過中途的龍門升仙坊後,雙腿已經痠得可以,而眼底下的石階卻只有比剛才的更陡斜。我輪流以手撐著膝蓋借力,咬緊牙關一鼓作氣,一步一步地繼續往上走,心裡盤算著回到香港後,定得多做運動鍛練身體。終於,就在我的雙腿正式跟我翻臉之,我到達了石階頂端南天門。



從上面往下望,感覺倒真是不錯


孔老夫子「登泰山而小天下」。不過登山那天的天氣不大好,山上山下也只是白濛濛的景象,沒有那種壯懷開闊的豁然感覺。但霧又不成雲,未至於讓我有幸看到傳說中的奇景泰山雲海。所以今天論景色,我看泰山也只算是不錯;而通過相機的鏡頭後,就更加比實景再打個折扣了。

過了南天門後便是所謂岱頂,山路已變得容易應付得多。走過天街的一段上坡路,不久便來到泰山的峰頂玉皇頂。廟宇內除了有大批坐著休息的人群外,最顯眼的當然是那個寫著「泰山極頂  海拔1545米」的石碑。循例拍過照片,在岱頂周圍走了一圈後,我便正式打道回府,乘泰山索道(即是架空纜車)下山。



天街一景


下到山腳時已然天黑。漫無目的地向四方路人問路,一心想打聽泰安市這裡有甚麼有名的食肆
誰知問了幾個途人後,得到的也是同一個答案:「泰安是個小地方,沒甚麼遊客非吃不可的好食肆。」最後還是聽的士司機的介紹,去了酒店附近一家薄有名氣但不過爾爾的小店吃飯。

泰山之行後,第二天我便乘了五個多小時的火車回到青島。可惜因為既吃不慣口味濃重的魯菜,也捱不住連日的怱忙奔波,腸胃到了這刻終於揭竿反抗,害我胃痛了一天一夜,最後就這樣捧著肚子上飛機,結束了這次六日五夜、極度充實的山東苦旅。



熊之延伸創作: 泰山同心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