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都市夢囊

二十年前,1996年,澳洲墨爾本一個名為「Urban Dream Capsule」(大開眼界四人組 / 妙想天開四人幫)的四人藝術團體首次公開演出。他們把自己關在一間在百貨公司展出的透明玻璃屋子裡,任人隨意參觀自己起居飲食的一舉一動。他們的詼諧演出一炮而紅,在隨後十年間,先後到過倫敦、蒙特里爾、威靈頓、柏斯、芝加哥、聖保羅、新加坡、香港、上海等多個城市巡迴表演。他們的受歡迎,再次證明了人類確實喜歡窺探別人的私生活。


二十四年後的今天,2020年,當今世上最多人談論的新興藝術表演,正正是脫胎自「Urban Dream Capsule」,就連名字也是一脈相承的 — 「都市夢囊」。


幾年前,中國的科學家在某個有關夢境的科學實驗中,無意中發現了一個能夠「看到」別人夢境的方法。通過特別設計的儀器,某些腦電波極強的人睡眠時產生的beta腦波,可以在離子電漿大氣裡投射成可見的影像。後來商人們收購了這技術,聘請了一些名為「都市夢囊師」的人到世界各地巡迴表演。都市夢囊師在公開擺放的玻璃屋裡,將自己的夢境投射出來給遊人觀賞。不過儘管他們的演出大受歡迎,但全球的都市夢囊師數量還是很有限,因為:一) 全世界只有極少數人,擁有強度足以化成可見影像的腦電波;二) 全世界只有極少數人中的極少數,願意將自己最私密的濳意識公開任人賞覽。



男人在人群中勉強找了個位置坐下來。他已經不是第一次看都市夢囊的表演了。在這之前,他曾經看過一個來自伊拉克的斷臂藝術家、一個美國的前脫衣夢孃、一個中國的大學生、還有一個澳洲原住民的夢囊。他覺得,看別人的夢是一件很神奇的事。雖說每次都是對方自願地將自己的夢公開給人看,但因為一旦入睡後,就算都市夢囊師自己也沒法子控制自己做些甚麼夢,所以無論怎樣說,他也總有一種深入別人內心深處偷窺的原始快感。他記得伊拉克斷臂藝術家的夢裡充滿著恐懼和憎恨,美國脫衣夢孃的夢盡是對人性的失望和厭惡,中國大學生的夢充斥著對得不到的自由的強烈渴望,而澳洲原住民的夢裡卻滿是無奈和懷疑。他聽說過,不是每個都市夢囊師的夢都是那麼灰暗悲傷的。可惜,可能是因為你是個甚麼人,便注定總會遇上些甚麼人的緣故;他,看到的總是這些灰暗悲傷的夢。



場內的燈光徐徐熄滅,觀眾們都將注意力集中到前面的玻璃屋裡。屋子裡擺放著簡單不過的寥寥數件家具 — 一張小小的木製舊書桌、一張普通不過的有靠背椅子、一個款式古老的實木衣櫥、最後的便是一張鋪著米白色床單的中古IKEA單人床。這個時候,一個束著馬尾、穿一身簡單睡衣褲,看上起大概是廿歲出頭的棕髮女孩在屋子中出現。她踏著神秘的腳步,走到面向觀眾席的落地大玻璃前,跟觀眾微微欠身打了個招呼。女孩不算美,但卻有種惹人憐愛的氣質。儘管她的臉上掛著一個大方的微笑,但任誰也大概看得出,她疲累的雙眼裡,埋藏著一份深深的、哀傷的無力感。


女孩關掉了書桌上的小枱燈,然後緩緩地爬到床上,為自己蓋好被子,然後靜靜地合上眼睛。全體觀眾屏息靜氣,看著玻璃箱上方的腦波顯示器。不消十分鐘,女孩的腦電波已經從清醒時的beta波狀態,轉變成沉睡時的detla波狀態。光是這份在千百個陌生人面前,也可以在十分鐘之內入睡的能耐,已經教長期被失眠折磨,每晚至少得花上至少一、兩個小時,才勉強可以入睡的男人打從心底裡羡慕。


要從沉睡的所謂「第四期睡眠」過渡到開始做夢的「REM睡眠期」,大概仍要多等一小段時間。男人百無聊賴地抬頭看天,儘管廿一世紀二十年代的城市夜空,已經因為大氣嚴重污染,所以根本沒可能看得見半顆星。男人突然記起,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望見過真正的星星了。



十分鐘後,女孩的眼珠在眼瞼下急速移動,緩慢的腦波再次轉變成類似清醒狀態時的beta波,女孩終於進入開始做夢的REM睡眠狀態。床緣伸出來的高壓電極,將床上方的空氣轉化成氤氳瀰漫的半透明離子電漿;從女孩腦海深處投射出來的夢,也漸漸在千百對眼睛面前變得清晰起來。


西班牙女孩夢見自己躺在床上,睜大眼睛看著天花板。她看見房間不斷慢慢變大,變大;三邊的牆壁和頭頂的天花板,逐寸逐寸地向外移開;唯有她身邊緊貼著的那道牆,冰冷的觸感始終冷酷不變地一直存在。突然,她警覺到床底下傳來陣陣輕微的躁動。她連忙把手臂挪開,然後看著床和牆邊的罅隙之間,迅速爬出一個個像紙一樣薄的二次元黑色小人。女孩吃驚地跳下床來,向著房外邊的廣場直奔。她跑向擁擠的人群,向站得最接近的一個背向著她的男子求救。那男子轉過身來,但他的頭上,前後也只是覆蓋著一樣的黑色短髮,壓根兒沒有任何可以稱得上為「面孔」的東西。女孩給嚇得用力尖叫,但叫聲剛從口裡衝出來後,便立即變成一個個立體的文字跌墜到地上,只發出一聲聲低沉的悶響。她轉身抓著另一個戴著黑色禮帽的人;那男人望著她微微一笑,然後從嘴裡伸出一條長長的黑褐色蚯蚓,轉眼間繞著自己的脖子轉了幾圈。女孩繼續在不見邊際的熱鬧廣場裡四處奔走。她不斷地拼命尋找,但無論如何努力,也找不到一個跟自己一樣的正常人。圍在她身邊的,只有缺了上半截頭顱的人、渾身長滿青色眼睛的人、脖子上頂著的不是頭而是一個白色座廁的人、陽具是個巨型金屬電鑽的人......


這個時候女孩終於從夢中醒過來,霍然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煞白的臉上盡是冷汗和眼淚。群眾們一時間都忘記了該怎麼反應,良久,群眾席上才爆出如雷的掌聲,為剛才那一幕幕震撼的詭異畫面喝采。全場觀眾的情緒,也因為看到這大開眼界的表演而高漲至頂點。


全場的觀眾裡,也只有男人一個人默默地坐在那裡,跟玻璃屋裡那女孩一樣淚流披面。跟其他群眾一樣,他也為女孩的夢境而動容;不同的是,那不是因為他看到了生平前所未見的東西。事實上,男人每夜也做著跟這個差不多的無盡夢魘。


當臉上的眼淚流到嘴邊時,男人笑了。他終於明白到他今夜來到這裡的原因。


一生中第一次,他在億萬人的茫茫人海裡,聽見了同類的呼叫聲。





澳洲藝術表演團體Urban Dream Capsule官方網址:http://www.urbandreamcapsule.com

Urban Dream Capsule上海站網址:http://www.xintiandi.com/ud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