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七道

他漫無目的那樣在城市裡走著,走著,走到一間剛開門的麵包店。百無聊賴的他忍不住停下腳步走進店來。他站在狹小而高溫的廚房裡,安靜地看著年輕的店主夫婦,帶著滿臉笑容辛勤地忙碌著。一小時後,店主興奮地打開焗爐的門,小心翼翼地從裡面捧出一大盆新鮮出爐的麵包。「一定是很香的了。」他在想。他實在很想可以真的聞得到那誘人的香味,而不是站在這裡想像那香味是怎樣的香。這個時候店主突然急步轉身,然後就像是穿過一團霧那樣,渾無所覺地穿過了站在廚房正中央的他的身軀,捧著熱燙燙的出爐麵包往店面走去。

他當然不是人;但也不是神,也不是鬼。

事實上,沒有人知道應該怎樣去準確地形容他。借用佛家思想的講法,他大概是六道眾生以外的存在,不屬於天道、人道、阿修羅道、畜牲道、鬼道以至地獄道中的任何一道。他沒有軀體,只有一團不知是否應該稱作「靈魂」的意識(事實上,一「團」這個量詞也十分之不妥當)。五感之中他僅剩下視覺一感;他可以看到東西,甚至在完全沒有光線的環境下也能看得一清二楚;但他聽不到任何聲音,聞不到任何香氣,嚐不到任何味道,更觸摸不到任何東西。他一個人穿梭在熱鬧繽紛的人界,沒法子離開,也沒法子干預人間裡任何一件事情。他一直,也只是個被動的、絕對的旁觀者。

他已經記不起,當初為甚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三百多萬年前,他突然失去了記憶,突然發現自己在無盡的時間洪流裡浪盪;沒有了軀體,沒有了視覺以外的其它四感,就這樣不老不死地,默默看著時間在身邊流逝。他看著人類的進化,看著文明的崛起,看著國家的興衰,看著戰亂日益頻繁,看著看著,終於來到21世紀的今天。

不受空間限制的他,轉眼從東方的小麵包店來到美國紐約市。

一個女孩如常來到古根漢美術館,來到莫迪里亞尼(Modigliani)的作品「穿黃毛衣的珍妮·海布特」(Jeanne Hébuterne with Yellow Sweater)面前,靜靜地佇立著,一看便是大半句鐘。這幅畫,不知怎地一直也帶給她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那感覺,有點溫馨、有點旖旎、但也有點苦澀、有點哀傷。他每次也這樣一直靜靜地站在她的跟前,凝望著她的雙眼,用溫柔的目光,撫摸著她臉上如雕塑般美麗的線條(可惜就算他再溫柔,她也永遠不可能感受得到)。他很想告訴她,八十多年前他曾經在巴黎市的畫室裡,站在莫迪里亞尼身旁,靜靜地旁觀著這幅畫的完成。那時候,莫迪里亞尼拿著畫筆專心地站在畫室的一角;而坐在畫室中央,一頭紅髮的妻子海布特,正正是這個女孩的前生。上輩子,她死心塌地的愛著莫迪里亞尼,甚至在他病逝的第二天,帶著懷在肚裡九個月差不多便要出生的嬰兒,從娘家五樓的窗戶跳下來自殺身亡。這一世,她同樣死心塌地的愛著一個放蕩形骸的前衛藝術家。至於無形無體的他,早注定只能一直待在她的身邊,做一個忠心但傷心的觀眾。

夜深,人靜。女孩離開美術館後,胡亂在附近一間小餐館吃過晚飯,然後冒著細雪走回家。他一直在她的身旁,看著她一個人離開美術館,看著她孤單地用膳,看著她獨個兒走路回家,最後也無奈地看著她,隻身承受命運早已安排給她的結局。

女孩走到一條昏暗無人的橫街時,一個不懷好意的男人悄悄在她的身後出現,踮著腳尖加快腳步,一步步地向她靠近。一直守候著她的他眼看著男人走近,心裡焦急地希望可以給她一點警示。但他既不能開口說話,也觸摸不著她,只有絕望地眼巴巴看著男人潛到她的身後,伸出他那強而有力、紋上了一尾眼鏡蛇的手臂,一把將身形纖細的她從後緊緊箍著。

男人一手堵著她的嘴巴,一手搶去她的手袋。只是,受驚的她一直拼命地保護著腕上的手表,任由男人怎樣用力拉扯,怎樣狠狠掌摑,她還是死命的不放手。最後男人搶得急了,從懷裡拿出了一把摺疊小刀,把冰冷的利刃刺進她的腹部。在旁的他看著玫瑰紅色的鮮血從她的身體湧出來,看著面容扭曲的她軟倒在雪地上痛苦呻吟,看著男人從她無力的腕上把手表搶走;他能做的,就只有這樣一直看著,就像普通人看電影般,無能力改變眼前發生的一切。

男人看了一眼剛搶過來的手表,低聲罵了一句髒話,然後將手表大力擲向她的頭顱,轉身跑向横街黑暗的盡頭。白皚皚的雪地轉眼染上大片殷紅,躺在地上的她抽搐著身體,心裡呼喚著她那分了手的初戀男友,那個和她一起四年來只送過她一只平價手表,心裡可能早已將她忘得一乾二淨的前衛藝術家。他很想大聲地哭,但沒有嘴巴沒有眼睛甚至就連軀體也沒有的他,只能繼續待在她的身邊,默默看著她的生命一點一滴地流逝。

就在這一刻,他終於明白為甚麼神當初要收回他的軀體,剝奪他視覺以外的其它四感,但卻偏偏讓他留下視覺能力,讓他在無盡的時間洪流裡不老不死,還讓他繼續擁有愛情的感覺。

原來,這是一場人類史上最大的懲罰。




延伸閱讀--畫家莫迪里亞尼:

http://e-artreplicas.com/Modigliani/Modigliani-c.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