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9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六本木山的Gloomy Sunday

女孩沿著觀景台走了一圈,最後挑了一個面對著東京鐡塔,四周也沒有其他人的座位坐了下來。從海拔250米高俯覽的東京夜色美得叫人心碎。清澈的夜空下璀璨的城市燈火,像只喋喋不休地訴說著無數傷心故事的巨型發光水母。女孩伸手到手袋裡,確認一下藏在裡面的奧地利製, 9毫米口徑、槍管內膛線6條、彈匣容量17發的 Glock 17 半自動手槍 (女孩當然不知道那些規格) 。手槍在到手時已經上滿了膛,不過用來了結自已脆弱的生命,其實只一發子彈已經綽綽有餘。別問為甚麼一個普通女孩可以把這樣厲害的武器弄到手;女人,總有辦法做一些令男人驚奇的事情。

女孩按下掛在胸前的隨身MP3機上的按鈕,耳畔隨即響起纏綿淒美的音樂;她來這裡之前,早已把《Gloomy Sunday》這首相傳為「自殺之歌」的五十多個不同版本全放進MP3機的記憶體裡。《Gloomy Sunday》是匈牙利作曲家Rezsô Seress 1933年的作品,相傳絕望的旋律裡面,隱藏著致命的神秘詛咒,單是匈牙利本國,便有過百人在聽完這首歌後了結自己的生命 (包括作曲家自己)。「選這歌作為今晚的主題曲,是最合適不過的了。」女孩心想。她聽完一個又一個版本,由Sarah Brightman 的艷麗、Louis Armstrong的豁達、Billie Holiday的嫵媚、直至Bjork的奇詭;最後耳機傳來Sarah McLachlan的歌聲,也是她覺得最讓人有撕心裂肺感覺的那一個版本。在木結他幽怨的絃聲中,女孩緩緩拔出手袋裡的Glock 17

Sunday is gloomy
My hours are slumberless
Dearest the shadows
I live with are numberless
  (
「你可知道,你的影子有多沈重?」)
Little white flowers
Will never awaken you
Not where the black coach
Of sorrow has taken you 
(
「你走的那天,有沒有回望過我?」)
Angels have no thoughts
Of ever returning you
Would they be angry
If I thought of joining you?
  (
「親愛的,我來了。你會在隧道的出口迎接我嗎?」)
Gloomy Sunday

Gloomy is Sunday 
(
「你走後的每天,對我來說都是Gloomy Sunday。」)
With shadows I spend it all
My heart and I
Have decided to end it all
 (「你已經帶走了我的靈魂,我的世界。」)
Soon there'll be candles
And prayers that are said I know
But let them not weep
Let them know that I'm glad to go 
(
「再見了,媽、爸。別傷心,保重身體,女兒對不起你們。」)
Death is no dream
For in death I'm caressing you 
(
「你的臉孔、你的鼻樑、你的胸膛……」)
With the last breath of my soul
I'll be blessing you

Gloomy Sunday
  (
女孩拿起手中的Glock 17,把槍口指向自己的太陽穴。)

Dreaming, I was only dreaming
I wake and I find you asleep 
(
「睡吧!很快我便會躺在你的旁邊。」)
In the deep of my heart here
Darling I hope
That my dream never haunted you
(
「我來了,我們,永遠不會再分開。」)
My heart is telling you
How much I wanted you
 
(女孩的眼眶已經全濕透……)

Gloomy Sunday

女孩扳下Glock 17的保險掣,眼光望向遠處的東京鐵塔。但突然之間,她模糊的眼前再次明亮起來。女孩從落地玻璃的反映中,看到了一個從未想像過可以這麼難看的自己。凹陷的眼眶裡,虛浮地嵌著一雙枯萎的,勉強才可以稱為「眼睛」的東西。女孩忽然明白,明白到自己的身與心早已經死掉了,現在根本沒有資格,為三個月前離世的他再多死一次。女孩彷彿真的聽到,天使們震怒的聲音。



一把滿載子彈的Glock 17手槍,被人遺棄在「Tokyo City View」遙望東京鐵塔的長椅上。




一個女孩獨個兒走到附近六本木四町目的「一蘭」麵館吃拉麵,熱騰騰的香氣循最原始的路徑直撲心窩;半熟的玉子,柔軟得像是初生的生命。

三個月來,女孩第一次,嘗到了食物的味道。





-Gloomy Sunday”的更多資料及3個版本的試聽:

http://faintingseason.yculblog.com/post-53569.html

(心情不好的時候,還是不要聽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