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9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萬念皆寂 (下)

他在大宇宙的空間裡緩慢飄浮。視野的可見範圍裡沒有星、沒有物質、甚至連光也沒有,除了他自己之外,便甚麼東西也沒有。事實上,他也只是藉著間中低頭望向自己太空服上儀器的微弱燈光,才可以在這個絕對虛無的空間中,確認到自己在物理性上的繼續存在。這一刻,他深切體會到人和宇宙相比起來的渺少;如果宇宙是∞,他只是個小得無可再小的1。

他在太空服的面罩下嘆了口氣,然後關掉身上的所有燈光和顯示器,讓儀器只保持著僅足以勉強維持他生命的最低限度功能。他覺得自己迅速被彷如無窮大的漆黑整個吞噬,身體掉進
一個永遠沒有盡頭的黑色深洞。他終於來到了自己想去的地方。只有在這裡,在這個四周甚麼也沒有的空間裡;宇宙是∞,而他自己就只是個0。

他張開眼睛,任由絕對的漆黑和寧靜,壓倒性地淹沒自己的大腦。在這裡,他的身邊終於再也沒有任何足以令他再次想起她的身外物。多年來沒有停頓過的腦袋,到了此刻終於慢慢沉寂下來。感官和意識一點一滴地像退潮般撤去,再也沒有慾望和思念、也再沒有癡心與妄想。

 


 

 








 

 


可是,就在這個本該一切歸於「無」的時候;他的耳畔,竟然又再次響起本該身在一百多億光年距離外的她的聲音。


「為甚麼我辛辛苦苦地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妳還是要繼續跟著我?」他以一個完全敗者的聲音,無力地向著無邊無界的漆黑問道。

「不是我跟著你,而是你把我帶到這裡來。」她的聲音答道,冷冷般,但依然像遙遠的記憶中任何時候的她那麼可愛。

「是我把妳帶到這裡來?」他不解地問道。

「對啊,你一直把我帶在心裡,即使來到宇宙的盡頭這裡,也從來沒有放開過我。」她幽幽地道。

「可是,我遠道來到這裡,也是為了真的想把妳完全忘掉。」他頽然道:「不能和妳一起,倒不如就當是從來沒有認識過妳。」

「已發生的便已經發生了,歷史不容得我們去否認。況且,」她用黑洞般的眼睛直視著他:「你是真的甘心,就這樣便把我忘掉了嗎?」

他無言。即使她與他分開了這麼久,還是一句話便說到了他的心坎裡。

「這樣吧。讓我教你把我忘掉的方法。」

「真的嗎?是怎麼樣的方法?是要把我的腦子打壞了嗎?」他問道,從語氣裡聽得出不是在說笑。

「不,即使這樣做又有何用?」她嫣然一笑,但感覺依然像宇宙般冰冷:「你對我的回憶可是充滿感情的回憶。即使把你的腦子打壞了,沒了記憶,但感情仍在;到時候,你只會變成一個整天不快樂的呆子。」

「那,我該怎樣做?」

「當記憶不能抹走時,你需要的,便是學會如何懷著這些記憶,以後好好地生活下去。」她又再次向他報以一笑。他記得,這便是那天她提出要跟他分手,她臨別時的最後一個笑容。然後他看到她舉起纖細的手指,微笑著指向他太空服上的供氧裝置。

他聽到「嘶嘶」的噴氣聲;低頭一看,原來是氣喉跟太空服的連接口處,不知何時破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洞。裡面有限的氧氣,正一點一滴地向著無盡的太空流失。

「我只是來這裡忘掉你,不是打算來尋死的。」他嚷道,可是得不到半點的回應。他拼命地用力按著氣喉上的洞,期望可以阻止等同生命般寶貴的氧氣逐漸流失。可是,無孔不入的氧氣,依然迅速地穿過僅餘的裂口,一點一滴地繼續流到太空裡。他開始確切地感受到,進入自己肺部的氧氣正急速減少,腦子也開始因為缺氧出現麻痺的感覺。他眼睜睜地目送她緩緩飄走,慢慢離去;他的五感和意識,同樣也開始慢慢地離他而去……

 

 

 


他再度睜開眼睛時,發覺自己身在天堂裡。

應該是說,佔滿整個視界的白色的牆、白色天花板、還有籠罩房間的白色燈光,讓他以為自己已經來到了天堂;直至,那個穿著一身白衣緊身制服的醫生出現的那一刻為止。

「你醒了嗎?」醫生明知故問。

他一時三刻還未完全恢復說話的能力,只好勉強點了點頭。醫生循例地替他做了一連串不知是甚麼意思的檢查。

「我……在哪裡?」他勉力吐出幾個字。

「這裡是NC1211號星系的第十行星,距離宇宙的邊緣約八萬光年。」醫生看著床邊的儀表板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續道:「你大概是全宇宙中全幸運的人了。飄流到宇宙的邊緣外,距離最接近的星球也有數千光年的距離,但卻偏偏給你在昏迷中,遇上剛好也是走錯了路,誤闖該區的宇宙商船。」醫生用專業的口吻說:「這樣的或然率,一定低於十億萬兆分之一。」

他苦笑。

「作為醫生而不是大宇宙同盟的調查員,這本來不該是我問的問題。但我實在忍不住想問你一下:你一個人穿著太空服,飛到那個甚麼也沒有的鬼地方,究竟是為了想做甚麼?」

無數的往事和記憶,都因著這句話一下子全回到他的腦袋裡。他想了一想,只覺得到了如今,一切也已經沒有所謂。

忘掉,還是忘不掉;都已經沒所謂。

「那天我發現宇航船的駕駛倉裡面竟然有蚊子。我一直追打著牠,不知覺間便離開了船倉,飛到那裡去了。」他平靜地回答,然後才省起剛說了個無聊冷笑話的自己,原來已經很多年沒有說過笑了。他為著這胡扯的快感而忍不住竊笑。

醫生睜大眼睛盯著他,盤算著要不要重新替他做一次詳細的腦部檢查。

「醫生,我想出院。」

「你才剛醒過來罷了。幹嗎要這麼急著出院?」

「我想……」他望向窗外,異星的天空透現著再美也比不上地球那麼美的藍:「我想快點離開這裡,坐上第一班開出的宇航船,盡快回到我在地球的家。然後……」

「然後怎麼樣?你有要緊的事情要趕著去辦嗎?」好奇心過盛的醫生問道。

「沒有。我只是想回家,然後快快樂樂地活下去。」他說,語氣裡充滿著久違了的肯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