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9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萬念皆寂 (上)

他嘆了口氣,低頭看了看面前儀表板上的能源計,確認已經再次儲滿了足以做一次宇宙空間跳躍的米諾夫斯基粒子能源。然後他熟練地按下一連串的按鈕。宇航船在機體前方造出一個小型的扭曲空間,船身在一瞬間被古怪得無法形容的強光包圍。下一秒鐘,他的宇航船已經跳躍到一百五十萬光年外的宇宙空間。

以目前宇宙間最尖端的科技,只要十年的飛行時間,便能夠到達位於一百多億光年之外已知宇宙的盡頭。這當然是要倚靠,能夠一躍便能飛到百萬光年過外的「宇宙空間瞬間跳躍技術」。


他是大宇宙星球同盟史上第一個出身自地球的「外宇宙宇航探險員」。所謂「外宇宙」就是人們已知的整個大宇宙的邊緣以外的地方。即使以目前科技最先進的望遠鏡從宇宙邊緣望出去,外面還只能看到一片無邊無際的漆黑。究竟越過了大宇宙的邊緣之後,要向前走多遠才會遇上其他的銀河(或是其他有形的物質)?抑或是那根本只是永無止境的「無」?這便是身為外宇宙宇航探險員的他的任務。

外宇宙宇航探險員不是一個人們會夢寐以求的職業。如果有人想賺大錢、想追尋刺激、或者只是想名留宇宙史;只要他們是稍有理智的話,也會選擇找些比如挑戰宇宙格鬥之王啊、勇闖吃人行星之類的事情去做。而事實上,至今從來沒有一個外宇宙宇航探險員能夠完成任務,成功發現一些人們樂意見到的東西。他們不是花了數十年,仍然只能繼續在無盡的虛空裡繼續航行;便是一早已經抵受不住長年累月身處於除了自己所坐的宇航船之外甚麼也沒有的空間中,落得精神錯亂,最後跟總部失去聯絡。

在他以前,已經足足有十年的時間,沒有人願意加入成為外宇宙宇航探險員了。所以當他主動來到大宇宙星球同盟的探險總部應徵的時候,人們都對他報以好奇的目光。他身邊的朋友和親人,無一不為他的這個決定而著緊,一個接一個地輪流來到在他的面前,試圖說服他打消這個偉大而愚蠢的念頭。可是,他的親友最後全都無功而回;因為,他可是有史而來應徵擔任外宇宙宇航探險員的少數人當中,信念最堅定、最頑強的一個。

 

「你為甚麼想成為外宇宙宇航探險員?」在一大班面試員當中,一個不知是甚麼官階的人向他問道。

「因為我想超越宇宙的盡頭。」他簡明扼要地回答,語氣裡聽得出一份像美特羅金屬般的堅定。

「你以為越過所謂宇宙的盡頭之後,你便有機會找到些有意義的偉大發現,一些能讓你的探險旅程稱得上為『成功』的東西嗎?我告訴你,我們已經有99.9999%可以肯定,你很可能只會繼續在永無止境的虛空裡航行。沒有光,沒有物質,沒有任何值得我們去探索和發現的東西;簡單來說,就是甚麼也沒有。日復一日,也許直到你老死的一天也絲毫沒有甚麼驚喜。老實說,這種經驗絕對不是常人可以忍受得住的。」

「我知道,我早有這樣的心理準備。」他直視著面試主考官的雙眼:「『甚麼也沒有』不只不會令我覺得沮喪,那反而正正是我所追求的東西。」

主考官默默地盯著他,時間一秒一秒地以慢動作在房間裡行進。

「怪人,你被取錄了。」主考官微笑著站起來跟他握手。

 

就是這樣,他成為了大宇宙星球同盟探險總部的第64號外宇宙宇航探險員。經過十年的宇宙長征,他終於來到了人類已知的所謂宇宙盡頭這兒。

「總部,外宇宙探索任務,現在正式起航,over。」他向探險總部發出了這樣的一個簡訊。他沒有等待總部的回覆,而事實上也沒有可能等待到甚麼的回覆 — 身處一百多億光年外的他現在發出的通訊,光是要回到總部那裡也已經需要兩年的時間。他回望身後最接近的一個星系團,然後再次發動引擎,開動宇航船向著前面的一片漆黑進發。

再經過數次的宇宙空間跳躍之後,宇航船已經來到了一個一無所有時空。他的身後,已經再也看不到任何星系團的縱影。他關掉了宇航船的夸克粒子引擎,離開駕駛席,穿起太空服,然後打開緊急逃生氣閥的倉門,獨自離開宇航船。在沒有上頭命令又或者出現緊急狀況時,這樣做當然是違反宇航守則的。可是,到了這刻,來到了這裡;一切規則,也已是全無意義的了。

他啟動太空服上的小型噴射器,開始了這段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神秘旅程。在全無引力和阻力的虛無空間裡,他只消把噴射器稍稍開動一會兒,已足以推動他獨自向著無限大的漆黑一直前進。他回頭看著身後逐漸縮小的宇航船,不期然又再次想起,那天面試時的對話:

「你為甚麼想成為外宇宙宇航探險員?」在一大班面試員當中,一個不知是甚麼官階的人向他問道。

「因為我想超越宇宙的盡頭。」他簡明扼要地回答,語氣裡聽得出一份像美特羅金屬般的堅定。不過,在場沒有人能夠聽得出,這分堅定的信念背後,藏著一個說起來其實私人不過的原因 — 他做盡一切,其實只是為了要徹徹底底地忘記她。


沒有一聲再見,她毫無預兆地在一夜之間,從他家裡偷偷搬走了所有屬於她的東西,就是沒有順道帶走他對她的思念。這晚之後,他發現自己無論怎樣努力,就是沒法子令自己忘記她。

他本來是個宇宙速遞員,每天駕駛著「聯星快遞」的超光速運輸船,穿梭於和地球人類已有邦交的二萬八千九百個大小星系之間。雖則他的工作,能讓他看盡宇宙間各式各樣足以令人大開眼界的新奇事物;可是,卻也沒能讓他的心思,逃離自己心內那暗黑小宇宙的牽絆。相反,他發現即使自己去到多麼偏遠的星球,身邊也總會出現讓他不禁聯想起她的事物:天蠍座主星心宿二的第二行星上經年彌漫著的神秘花香,讓他想起散發自她身軀的的醉人香氣;金牛座M45昴星團那美得令人懾服的水漾藍色,又總令他想到來自她眼底深處那永恆的奇異光芒。總之無論他去到哪裡,總會遇上一些氣味、一抺顏色、一點聲音、一種觸感,令他不期然又再一次想起她,掉進他腦子內那永沒盡頭的回憶深洞。

不知從哪時候開始,他開始萌起了要加入「外宇宙宇航探險員」行列這個念頭。他相信惟有越過宇宙的盡頭,去到一個極目遠望也沒有任何事物存在的空間,他才不會再遇上半件足以令他想起她的東西,他的內心才可以得到真真正正的平靜。為了這個緣故,他努力地不斷進修充實自己,取得一切須要取得的資格,然後毅然走到大宇宙星球同盟探險總部毛遂自薦,成功當上了「外宇宙宇航探險員」。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