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望夫石 (21世紀版本)

但是每個人的心裡也清楚知道,今天此去,也許跟至愛後會無期。

熒惑緊擁著斯驃韋特的腰;發亮的金屬鎧甲很冷,感覺就像抱著一塊由極地運來的巨型冰塊那樣。可熒惑還是不願意放鬆半點,生怕要是這麼一放手,便以後也再沒有機會,像這樣抱著斯驃韋特那龐大但溫柔的身軀。

時間,像是凝固在這瞬間。

可惜,只是「像是」。無論妳如何愛一個人,也一樣是留不住時間的。

「別哭,外面的人都在看著妳的。哭了,樣子便不好看。」

「我怕……」

「傻丫頭。我是王,又怎會丟下我的十億子民,就這樣不顧而去?」斯驃韋特再次把熒惑抱緊在懷裡:「為了全世界的人民,為了妳,我一定會活著回家。」

「無論如何,你一定要回來。」熒惑抬頭看著斯驃韋特,眼神裡充滿著不安和恐懼。斯驃韋特一看,便知道她又想起他那兩個永遠也不會回來的好兄弟弗伯斯和迪摩斯。

「別怕,弗伯斯和迪摩斯,會在天上一直看顧著我,直至把我帶回來妳的身邊。」斯驃韋特溫柔地笑說。

「那麼跟我許諾吧,說你一定、一定要回來。」

「君無戲言,一諾千金。某天,我定會帶著我的勇氣光榮回家。」斯驃韋特堅定地用拳頭捶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給熒惑報以一個充滿自信的微笑。他要她,永永遠遠也記著他這刻的英姿。

「我等你,即使海枯石爛。」熒惑說。

斯驃韋特沒再說甚麼,只是堅定地點了點頭,然後轉身步下金色的台階,站在山崖邊的平台上,驕傲地再一次檢閱麾下那無數英勇無私的戰士。太陽耀眼的光輝,遍灑在大家銀白色的鎧甲上,像是上天給他和他的戰士們的一份神聖祝福。

斯驃韋特沒有做聲。甚麼慷慨激昂的政客言辭到了此刻也已是多餘,因為王和戰士們的心,早已經連在一起了。斯驃韋特只是向著平原上的戰士們高高地舉起右手。成千上萬的勇士感受到他們的王的無聲激勵,一起向著天空振臂高呼。

斯驃韋特激動地回過頭來,向著站在身後不遠處熱淚盈眶的熒惑說了聲「再見」。

出征的勇士們起行的效率高得令人咋舌,大概是心裡都希望可以早去早回。不消一刻鐘,千萬大軍都已坐上大小戰船,浩浩蕩蕩地向著戰場出發,期望盡最後一分力量,捍衛自己的家園和家人。熒惑目送漫天的戰船離開大氣層,一顆心也跟隨著斯驃韋特直飛星際,只留下空空的軀殼在大地上。

從這天開始,熒惑每天也一直在等待斯驃韋特平安歸來。

一天過去了,一個月過去了,一年也過去了。窮凶極惡的侵略者始終沒有出現,遠征的勇敢戰士也同樣沒有回來。

城外的居民說,每天也會看到年輕的熒惑皇后跟侍衛們,來到那個送別斯驃韋特大王的山崗,幽幽地獨自坐在崖邊,從日出坐到日落。她時而會托著頭沉思、時而會舉起手臂,遙遙指著遠方無盡的虛空。

十年過去了,二十年過去了,五十年也過去了。侵略者和戰士們依舊同樣渺無音信。

當初每天忠心耿耿地護送熒惑上山的侍衛數目一個一個地減少,直至最後只剩下她一個人孤獨地上山。年華漸老的她,仍舊每天風雨無改地走上山崗等待斯驃韋特。最後一次有人看到熒惑,是在王和大軍出發遠征的百周年紀念日那天。有牧人在平原上望向山崗,看到熒惑皇后一動也不動地獨坐在崖邊的大石上,恍如一具從太古依始就豎立在那裡的石像。

一百年過去了,五百年過去了,一千年也過去了。斯驃韋特的子民,最終還不是逃不過滅族的可悲命運。

但令他們滅絕的不是甚麼外星侵略者,而是自己星球上最無意義的世界大戰。無數的核彈和更可怕的武器,在幾個小時內將整個星球幾千年的文明徹底摧毁。大城市變成廢墟、森林和草原變成荒土。失去逃生力量的少數倖存者流落在曠野間,過著近乎原始時代的生活,最終也逃不過核爆之後引發的暴風、地震、海嘯、大洪水和幅射雲,在幾年之間逐漸消失於世上。嚴苛的環境生物的數量急速減少,生態圈的食物鍊瓦解崩壞、動物和植物相繼一一滅種,直到最後,連最頑強的單細胞生物和細菌也捱不下去。

三千年過去了,一萬年過去了,十萬年也過去了。海枯、石爛。整個星球上文明的遺跡,盡皆受不住年月風沙的摧殘而消失殆盡。每寸土地也被荒漠和隕石坑蓋掩,巨大的塵暴肆虐整個星球。從宇宙回看這個行星,就只剩下一片荒涼無比的暗紅。在無垠的宇宙中陪伴它的,亦只有它那兩個一直從遠處守護著它的月亮。

可是,變成了石像的熒惑依然仡立不倒,依舊坐在昔日跟斯驃韋特訣別的山崗上,舉起手臂,遙遙指著遠方無盡的虛空。

也許,她的心裡還是記掛在當天跟斯驃韋特之間的諾言。她會一直等他下去,而他也一定會平安回家。宇宙的力量雖大,但大概不比諾言的力量更大。

五十萬年過去了,一百萬年也過去了。

某一天的清晨。

一陣陌生的隆隆聲在山丘上響起,傳遍了附近空曠的山谷和平原。今天的風沒有比平常的急勁,但卻偏偏吹開了千百萬年來從沒見過的景象。熒惑石像乾涸的表面徐徐裂開,彷彿是將要終結那百萬年來的等待。

這個時候一輛從別的行星來訪的無人機械探測車剛好爬到山頂,正繼續執行它的任務。它用安裝在車上的相機鏡頭環顧四周,同時將這個星球上的各種奇異景象,傳送回自己的母星那裡。



「斯驃韋特(Spirit),你終於回來了……」



後記: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最近有業餘天文愛好者,在一幀去年年底由美國太空總署(NASA)派到火星表面斟察的無人探測車「勇氣號」(Spirit,或譯作「精神號」)拍回來的照片中,發現一個坐在山丘上,恍如人型的神秘物體。有人說,那只是風化作用偶然形成的「石像」,也有人說那可能是個剛好被攝入鏡頭裡的雌性火星人。

姑勿論真相如何,人類也必將繼續在我們的生活的世界以外,陸續發現更多有趣的東西,更多值得我們思考和學習的東西 — 只要我們在這之前,沒有愚蠢到用自己那在大宇宙面前極其微小的所謂科學力量,來親手毀滅了我們現在的世界。


註:「斯驃韋特」這名字,當然就是美國那輛火星探測器的英文名字「Spirit」的音譯。斯驃韋特兩位早已戰死的兄弟,名字則是取自火星的兩個衛星 — 火衛一「弗伯斯」和火衛二「迪摩斯」;這兩個名字,源出於古希臘神話裡戰神(火星的象徵)的兩個兒子Phobos和Deimos。至於「熒惑」,其實便是古代中國人給火星起的名字。




觀看原大圖檔: http://www.nasa.gov/images/content/207495main_Spirit.jpg

 

「Spirit 勇氣號」的英姿 



有關報導:

(
http://www.dailymail.co.uk/pages/live/articles/news/news.html?in_article_id=509693&in_page_id=1770

http://www.timesonline.co.uk/tol/news/uk/science/article3232035.ece

 

 

 

 

()
http://blog.xuite.net/osaki99/blog/15429927

http://paper.wenweipo.com/2008/01/24/GJ0801240003.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