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們的Facebook—Chapter 4:終結

經過一晚的思緒折騰,即使Tony沒有像楊過那樣一夜白頭,但看起來也已是憔悴不堪。

房間裡還殘留著昨夜留下來的異樣氣氛,空氣中的粒子彷彿動也不動地凝固結集。Tony一個人坐在房裡繼續沉思,三個Tony在房間的不同角落裡,深陷在膠著的狀態中。

樂觀Tony:「終於等到這一天了,難得她又恢復獨身。」

悲觀Tony:「Facebook裡寫的東西,你真的就這樣輕易全盤相信?」

Tony:「我很累,不如讓我去睡吧。」

樂觀Tony:「這又不是出自其他人口中的事。那明明是她自己寫的,難道還會有錯嗎?」

悲觀Tony:「你又不是第一天玩Facebook,總該記得Facebook的網站裡可仍然有不少的bug,間中也會無緣無故地,出現錯誤信息又或是一些奇怪的現象吧。」

樂觀Tony:「但這個又不是third party寫的application (非Facebook官方開發的應用程序),只不過是最基本的個人資料項罷了,那會有這麼容易出錯?」

悲觀Tony:「那些個人Profile都只是按著自己意思寫的;也許她只是突然不想把拍拖這些事公開,亦也許她之前根本就是在故弄玄虛地放煙幕。」

Tony:「你倆饒了我好嗎?」

樂觀Tony:「廢話!如果是好端端的,幹嗎當初不介意讓人知道,到了現在又突然介意起來?」

悲觀Tony:「女孩子的心事你懂個屁!她就是昨天不介意到了今天突然介意,你又能奈她甚麼何?」

樂觀Tony:「別的女孩子也許不敢說,但對於她,我們總算頗為了解吧。」

悲觀Tony:「哼,要是我們真的了解她,她當初也不會離我們而去了。」

Tony:「夠了。」

樂觀Tony:「她和那廝開始了才只是幾個月,關係也許還不是那麼穩定吧,即使現在鬧翻了,也沒甚麼出奇啊!」

悲觀Tony:「即使他們真的是鬧翻了,搞不好人家只是跟男友耍耍花槍,不用半天他們又會重修舊好,那麼我們不是自作多情、自討苦吃嗎?」

樂觀Tony:「是真也好是假也好,你就不懂得把握機會,打個電話又或者至少傳個私人信息給她;一方面慰問一下人家,一方面看看自己會不會還有機會?」

悲觀Tony:「我們年紀也不少了,幹嗎你還是這麼一廂情願的天真?你是日夜想她想壞了腦袋了嗎?」

樂觀Tony:「我看是你這懦夫害怕再次失敗罷了。難得眼前有這樣一個好機會也不去珍惜,你是打算一世躲在家裡,玩著Facebook做你的電車男吧!」

Tony暴喝:「夠了!真的夠了!你倆給我閉嘴好嗎?」

房間再次回到死寂。樂觀和悲觀的Tony一眨眼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剩下不知是樂觀還是悲觀的Tony,一個人繼續呆在房間裡不停嘆氣。


2008年3月23日,星期日。

這兩天裡,除了上街吃飯和上廁所外,Tony差不多沒有離開過自己的家;沒有節目、也沒有啟動電腦上網。他知道自己需要一點時間,也許是用來思考,更可能是用來累積體內僅有的勇氣。

經過漫長的腦交戰,Tony終於下定決心 — 做,也許只有5%成功機會;但不做,成功率便一定是0%。即使Maggie如今跟自己差不多毫無關係,但始終也是自己心頭的一塊肉。他要試試,放膽把自己的幸福掙回來。

自知辭令不際的他,實在不敢裝作自然地打電話給她。既然他是從Facebook上知道她的事,所以他決定還是用Facebook來開始他的絕地大反攻。他啟動電腦,打開文字處理軟件,開始很用心地寫一封個人信息給她。

可是,到底該怎樣寫才對?

不要長,她不喜歡看太多的字;不用寫得太露骨,反正她一向也心細如髮;不能有半點可憐她的味道,因為她是個很需要自尊的女孩。

Tony搜腸枯肚地一直在寫,寫了又改,改了又寫;這大概是他一生之中,最用心寫的一段文字。太陽從東方爬到天頂,然後又快速地跑下山來,最後躲到不知甚麼地方。在吃過兩次杯麵和喝過半打啤酒後,他終於寫好了一篇滿意的作品;很短,只有寥寥數十字,但字字有心。他要讓她知道,他仍然是關心她,也依然是傾心於她。

Tony沒有急著把寫好的信息傳過去。他首先去洗了個澡,換上了整齊乾淨的衣服。一方面是因為他知道她愛在夜半才上網這習慣,同時也是因為他的心底裡覺得,接下來要做的事,是好比敢死隊的突擊行動那樣神聖,讓他不得不先沐浴更衣,把自己好好潔淨過,才可以正式出擊行動。

他再次啟動電腦,登入自己的Facebook首頁。今天出奇地他沒有收到任何人的私人信息,彷彿大家都知道,不該打擾他的重要事情那樣。可是,他發覺自己還要多等一點時間,多累積一點兒的勇氣。他決定先做完每天登入Facebook也會做的一連串動作 — 給每個生日的友好送上生日蛋糕,餵飼他的fluff friend,操練他的Fightclub戰士,轉寄Fun Wall和Super Wall上有趣的東西,跟友好們交換些虛擬小禮物,還有繼續poke back那些不知道為甚麼會poke他的人。

Tony覺得,始終還是差一丁點的勇氣。他決定再多給自己三分鐘的時間。三分鐘後,作戰便鐡定要開始。就是這樣,義無反顧。

於是乎他習慣性地轉到home頁面,打算隨便看一眼News Feed上友好們的新動向。

有些東西,看一眼,已足夠讓人痛苦很久。影入Tony眼簾的第一段近況公告便是個例子:

Maggie Cheung is now listed as in a relationship. (Maggie現在是在拍拖中)

Tony呆呆地盯著電腦屏幕,電腦屏幕冷冷地影照著Tony。

沒有解釋,也沒有進一步詳細說明。Tony根本無從知道,Maggie到底是剛跟男友和好如初,還是這麼快便開展了另一段新感情,又或者這根本只是Facebook網站上一次小小的失誤。可是,這一切對他來說,也已經不再重要。

他把電腦的電源線粗暴地拔掉,把房間裡音響組合的音量扭至極大,在激昂的搖滾樂聲掩蓋下,歇斯底里地用最大的聲音狂號。他覺得自己的胸膛像是快要爆開了一樣,裡面塞滿著像是千噸黃色炸藥的憤怒。連Tony自己也不肯定,那憤怒究竟是針對著誰。是她嗎?不對,自己至死也不會恨她。那麼,他現在恨之入骨的究竟是誰?是那可笑自己?是這無情的世界?還是那只懂播弄別人的命運?不知道。Tony不知道。他只知道,在這一刻,他,就是憤怒!

然後,憤怒終於也慢慢停了下來。代之而起的,是一份沉重的空虛。他開始覺得,原來Facebook才是他苦惱的根源,一次又一次無情和赤裸裸地,告訴了他一些他不該知道的事情。他實在不願意再受這種過山車式的情緒折磨。即使他如何努力地試圖利用Facebook去忘記她,即使他儲滿了二千個朋友;但在現實裡,他仍然是一個朋友也沒有;他的人生和世界,仍然是混賬的一團糟。

Tony像個冷靜的殺手那樣,堅定地重新接駁電源,開啟電腦,然後登入Facebook網站。不消許多工夫,他便在Account頁面裡,找到他要找的東西。滑鼠無聲無息地瞄準了目標,Tony冷冷地低聲說了句「再見」。他按下「Deactivate Account」(取消戶口)的按鈕,跟他的Facebook戶口從此永別。

然後,他像個押送死囚的獄卒那樣,雙手捧著他的手提電腦走進浴室。他在浴缸裡倒了幾寸深的水,慢慢把電腦放進水裡。遇溺的電腦先是發出嘶嘶的慘叫聲,然後水面升起縷縷的白煙,帶走了這部電腦的靈魂。伴隨著電腦的死亡,Tony感受到一陣前所未有的解放的感覺。

客廳裡的時鐘,輕輕敲響了午夜十二時的訊號。漫長的星期天終於過去了,2008年的3月24日悄然開始。

這一天,人們通常稱呼它做 —「復活節」。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