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的Facebook—Chapter 2:開始

Facebook跟其他交友網站最大的不同,便是有很多很多由第三者創作的applications (應用程序),提供無數無聊而又有趣的小玩意,讓人們自由去安裝。你可以隨時請剛認識的朋友A喝杯虛擬的啤酒、送一盆會種出鈔票的小盆栽給朋友B、再和十年沒見的朋友C來個遙距的擁抱、然後送一尾微笑的魚給素未謀面的朋友D……所有動作全部不費分文,惟一花費的只是一點一滴的時間。

時間,Tony有的是。自從他和Maggie分手之後,Tony開始擁有太多用不完的時間。

這陣子,Tony花在Facebook上的時間愈來愈多,也開始有了自己的Facebook友好。他在Facebook上找到了公司某個算是認識的同事,然後通過她,很快地和公司其他人也成為了友好。接下來他慢慢地找回一些舊同學、舊朋友。漸漸地,把友好名單繼續擴張,彷彿成為Tony在Facebook裡成功感最大的任務。

他學會了用「find friends」從自己的電郵地址簿上找朋友;他安裝了「More Friends」,幫他從已加入的友好身上尋找其他共同認識的人;他拿著大學、中學以至小學的同學名冊,逐個名字輸入到Facebook來搜尋。不知不覺間,他在Facebook的友好名單,人數已經突破了一百人。

沒有朋友的他,突然之間擁有了很多的朋友,而沒有朋友的他,其實到頭來還是沒有朋友。

因為Facebook的本質,其實是一種讓我們可以跟介乎熟與不熟之間而又認識的人,維持一個感覺良好的「中低度友好關係」。這些朋友,也許你一生中也沒有和他或她,在現實裡談過超過十句的話。但在Facebook的世界裡,我們卻可以站在一個安全的距離外,跟這些朋友們互相扮演著天使般的好人角色;不用有太多實質的付出,卻可以賺取得到友儕的感覺。於是乎,Tony繼續躲在硬殼裡,通過Facebook這個僅有的小洞,來和世界維持最低限度的溝通。

就是這樣,Tony成功地在Facebook殺掉很多很多的時間,簡直就像是時間的大屠殺那樣。

他大部分的友好,都只是局限於Facebook上的朋友,即使有一些是他現實裡的同事,但到真的見面時,大家卻最多只是相互點一個頭。虛擬世界裡的友情,在現實世界中,可是近乎沒有一些平行存在著的東西。

而在這百多個的Facebook友好當中,只有一個人的Profile,是Tony每天也會上去看看的。沒錯,那個人當然便是Maggie。

Tony每天也像是朝聖那樣,帶著一份近乎虔誠的心情,到訪Maggie在Facebook的個人頁面,去看看那永遠好像笑意盈盈地隔著電腦跟全世界打招呼的她。他會饒有趣味地逐字細看,留意她這天有沒有更新她的status和profile。看看她今天加進了甚麼新朋友舊朋友;最近有沒有看過甚麼喜歡的書和電影、聽過那首令她感動的歌;她剛玩過的心理測驗,結果跟他認識的她有沒有甚麼不同;還有送過甚麼小禮物給哪個朋友,又有哪個異性友好送了些甚麼小禮物給她……

通過這個每天也會重覆的儀式,Tony得到的並不單純是一種偷窺的快感,而是一種可以繼續關心她、了解她、以及虛擬地接近她的心靈慰籍。

可是,自從她成為他在Facebook的第一個友好之後,他卻從來沒有在她的wall上寫上半句話,更加沒有傳送過任何私人信息給她。因為他實在不知道,自己還有甚麼話可以跟她說。

偶爾,Tony也會送些虛擬的小禮物給她。但是,他會盡力地讓這看起來沒甚麼特別。例如,每次他在「Aquarium」送Maggie一尾小魚兒時,總會順道挑幾個友好也隨便送一尾魚;每次他用「Happy Hour」功能請Maggie喝杯東西時,也沒忘請其他朋友們喝一杯。只是,當他的朋友收到的都是尋常不過的Goldfish(金魚)和Biglip Fish(大唇魚)時,Maggie收到的,卻是最漂亮可愛的Jellyfish(水母)和Prettypink Fish (粉紅美麗魚)。當Tony請其他朋友喝杯普通啤酒的時候,請Maggie喝的那杯,一定會是她在現實裡也鍾愛的Strawberry Margarita (草莓瑪格麗特) 或者Chocolate Martini (巧克力馬丁尼)。

就是這樣,Tony在Facebook裡,跟Maggie維持著一種微妙的關係(至少他自己相信是微妙的)。他知道自己,不是仍然存在著些甚麼樣的妄想。他現在想要的,其實只是「知道」,而不是「溝通」。是某種近乎單向的聯繫,而不是甚麼有計劃的重新追求。他只要看到她活得很好,很好。那樣,便夠了。

Tony一直像這樣地,活在自己建築的奇妙瞹昧裡,直至那一天。

2007年12月24日。

那天,公司裡的同事,全都是滿腦子節日的情緒。經過精心打扮的人們,好不容易才等到下班,然後像一大隊緊急疏散的聖誕樹那樣,差不多在十分鐘內全部消失了。Tony在下班時間前,故意找了個籍口,躲到公司的電腦伺服器室裡。今天,他實在不想跟其他同事們,一同擠在同一輛升降機裡下班。

今年,大家樂的聖誕火雞餐跟往年一樣地難吃。那塊像是死不暝目的火雞肉,在Tony的嘴巴裡掙扎了好一會才勉強罷休。吃過聖誕餐的他回到家裡,強忍著打開電腦的衝動,勉強迫自己先洗個澡,然後再打開電視,第十四次重看電影台重播的「Die Hard」(終極警探/虎膽龍威)。始終,在平安夜的晚上太早登入Facebook,總是會令人覺得怪可憐的,Tony心想。

11時50分,Tony終於關掉電視,進入已經心急得不能再等的Facebook世界裡。他先請其他所有朋友喝一杯啤酒,跟他們說了句聖誕快樂。接下來他更新了自己的Status,寫上「Tony 吃了一頓美味的聖誕大餐」。然後他來到Maggie的Facebook頁面裡。今天晚上,他打算送她一個Chocolate Fountain (巧克力噴泉)。那是他和她相識一周年那天,一起吃過最難忘的一道甜品。

Tony發現Maggie原來剛換了Facebook裡的頭像照。照片裡的她穿上了一件紅色的毛衣和戴上聖誕帽子,笑得足以讓全球的冰雪在一夜間全融化掉。Tony忽然覺得,自己的腦袋裡正敲著輕快的聖誕鐘聲。他微笑著繼續看下去,她的個人簡介裡,寫著他已經讀了至少上百遍的資料:

Maggie Cheung
Networks:                       None
Sex:                                 Female
Relationship Status:       In a Relationship
Looking For:                   Whatever I can get
Birthday:                          April 1
Hometown:                      Hong Kong

慢著!為甚麼當中會突然多了一行:

Relationship Status:       In a Relationship (關係狀況: 拍拖中)

Tony如遭雷擊地呆在當場,半晌說不出話來。剛才腦袋裡的聖誕鐘聲,頃刻變成了追命的殘酷鼓聲。他的腦袋突然變得前所未有地清醒。他終於明白到,原來自己一直以來,也沒有自己想的那麼偉大。他不是真的只想一直默默地在暗處守候她。原來他最想看到的,不是她好好地過活,而是她好好地一個人過活。他一直也是懷著一個連自己也沒有察覺到的寄望,期望她也許終會有天,抵受不住寂寞而回到他的身邊。

接受不了事實的他,知道今夜決不能讓自己的腦袋繼續清醒下去。他先是一口氣喝光了冰箱裡的半打啤酒,然後拖著半醉的身軀衝到蘭桂坊,抱著一瓶又一瓶的啤酒,倚在馬路旁的欄杆,跟每一個過路人傻笑著說聖誕快樂。他彷彿看到穿著刺眼的紅衣的聖誕老人,在馬路的另一邊不停向他嘲笑;他舉起手上的啤酒,向著聖誕老人做了個「去你的」的手勢。人潮興奮的歡呼聲此起彼落響過不停。酒精的力量加上熱閙得有點虛假的節日氣氛,終於讓Tony痛苦的腦袋,暫時不再運轉下去。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