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的Facebook—Chapter 1:邂逅

完成了註冊程序後,Tony第一次成功登入了Facebook網站。他的生活,也由這一刻開始改變。

Facebook是甚麼?Facebook是現在網絡上最火熱流行的綜合交友網站,功能跟以前曾經流行過的Friendster差不多,但卻有更多玩不完的有趣功能和小玩意。Facebook的熱潮在最近半年來捲到香港,很多人的電子郵箱裡,也收到一封又一封加入Facebook的邀請信,像是你不加入便不會罷休那樣。新知舊友碰面時的指定動作已經由交換MSN,變成了詢問對方有沒有上Facebook。而加入了的人,在Facebook裡的友好名單大都也愈變愈長,跟他們每天花在Facebook的時間一樣並駕齊驅。

可是,Tony跟大部份Facebook會員不一樣,他可不是經由朋友邀請而加入Facebook的。因為,在現實裡的他,跟本連能夠談得上多半句的朋友也沒有。因為工作的關係,他認識的人其實倒不少,但有興趣和他交換電郵和MSN的人,大概不用五根指頭也已經數得完。所以Tony只是從電腦雜誌上知道有Facebook這樣一個網站,後來因為看見報導的次數愈來愈多,最後終於忍不住,自己走進去這個網站看看。

這個晚上,第一次登陸Facebook的Tony一個人坐在狹小的睡房裡,開始漫無目的地在站內四處瀏覽。大概沒有多少人的Facebook裡,開始的時候,友好列表的一欄是寫著 「0 friends」(零個友好)的。但人生路不熟的他,既不知道可以自己主動搜尋朋友的名字(況且那功能根本陽春得很,用過的人也知道實在沒有多少次,能真的找得著心目中要找的那個人),也不大清楚如何讓系統檢查他的電郵地址簿,然後替他從中找出早已成為會員的聯絡人 (find friends)。跟在現實世界裡一樣沒朋友的他,只好盲打誤撞地在Facebook龐大的國度裡四處亂逛。

他發現了Facebook除了有因會員所屬的地區、學校和公司而定的所謂Network (網絡)外,也有無數由人們自發地組織,讓其他人自由加入,五花八門千奇百怪的所謂「群組」(Groups)。當中有些固然是最尋常不過,像是某學校某屆某班級的群組、某隊樂團的擁躉組成的群組、又或是擁有某些常見的興趣的人所組成的群組。但除了這些之外,Tony也在Facebook裡,找到以下的古怪群組:

「I ♥ 出前一丁」
「不想上班小組」
「六合彩發達組」
「我愛超速紅van」
「[食字]研究協會」
「食東風螺食出真愛」
「Central Pier 7 is Ugly.」
「.我們是這樣瓜柴.」
「香港唔夠瞓與唔願瞓協進組織」
「一日一爛gag, I am not a plastic bag. 」
「When I was your age, it was 叮噹, not 多啦A夢. 」

當真是令人嘆為觀止。Tony心想,也許在這個世界上,跟他一樣無聊的人,數目大概不會少於一億。

他百無聊賴地瀏覽了三四個小時,看看不認識的人的Profile (個人頁面),摸索一下那些不同的所謂Application (應用程序)究竟是甚麼,安裝了數個一個人也玩得來的Application,也加入了三個自己覺得有趣的群組。他沒敢冒昧地向不認識的人傳送friend request (要求加入友好名單),因為實在覺得那是太過難為情。就是這樣,Tony在Facebook上消磨了一整晚的時間,卻一點沒有符合到這個交友網站設立的本意。可是,他還是感覺得一種無法解釋的、充滿魔力的、甚至還帶一丁點兒罪惡感般的興奮。也許是因為Facebook裡的玩意實在層出不窮;亦也許,是因為他從瀏覽不認識的人的Profile中,獲取到一種近乎偷窺的快感。無論如何,Tony這個晚上,是懷著滿足地關掉電腦的。

第二天,公司的電腦系統要昇級,Tony加班工作一直到深夜。他覺自己今天一整天也沒能夠集中精神工作,只想快點下班回家玩Facebook (他還未至於大膽到在上班時間裡上Facebook)。好不容易才捱到完成工作的那一刻,他匆匆離開公司,終算趕得上尾班的港鐵回家。

Tony回到家裡,放下背包,到廚房隨便挑了個杯麵泡來吃。深夜的有線新聞,仍然是報導著些令人氣餒的事,絲毫沒法子讓他有看下去的衝動。於是乎他一口氣吃完他那海鮮味的「合味道」,便走進睡房裡把電腦啓動。

誰知道,當進入Facebook後,Tony發現自己的home頁面裡Requests的一欄,竟然顯示著收到一個friend request。他實在想不到那可以是誰,大概是像在ICQ或MSN裡一樣,會有些人喜歡胡亂地add些陌生人吧。Tony打開那個friend request來看。他的血液,在新頁面打開那一刻,以1000M+的速度迅速凝結了。

他看到了Maggie小小的頭像照,然後下面有一句附加的私人信息:

「Hi!想不到會在『澳洲牛奶』的group裡看到你的名字。近來好嗎?」

Tony記起,昨晚自己總共加入了三個群組—「無朋友學會」、「男人,一輩子只會愛上一個女人」、還有那個他一看到,心便如打翻五味架那樣的「澳洲牛奶公司炒蛋 Appreciation Society」(澳洲牛奶公司炒蛋欣賞協會)。曾幾何時,佐敦白加士街澳洲牛奶公司的炒蛋茶餐,是他和她每個週末下午的最愛。

Tony看到她的信息下面,顯示著「Confirm」(確認)和「Ignore」(忽略)兩個藍色的按鈕。他的手僵硬地拿著滑鼠,怎樣也沒法子移動半毫米。

他實在想不到,這個一向連電郵和MSN也分不清楚的她,究竟為甚麼會突然玩起Facebook來。他很想進去看看她的Profile,看清楚她的樣子到底有沒有甚麼改變,看看她最近在做些甚麼,認識了哪些新的朋友。但她似乎設定了私隱權限,不允許不是友好的外人觀看她的Profile。

Tony呆呆地坐在電腦前,腦袋完全進入了當機的狀態,只懂得在零碎的回憶片斷之間不停地空轉。

兩個月前,Maggie仍然是Tony的女朋友,也是他惟一的朋友。他和她是怎樣開始的,Tony大概一生也不會忘記。可是,他和她到底是怎樣結束的?甚至乎,他們是否真的結束了?Tony到現在還是茫無頭緒。他只知道不知從哪時開始,覺得彼此的關係中好像失去了一些東西似的。這感覺是那樣的強烈,但這東西是甚麼他又絲毫也說不出來。

然後兩個月前,他和她吵了一頓,也是他和她之間惟一一次的爭吵。之後兩個人便好像早有默契那樣,一直也沒有再以任何途徑聯絡過對方:沒有道歉、沒有解釋、沒有問候、就連正式的一聲交待也沒有。所以就連Tony自己,也不肯定自己和她之間,是否真的就這樣結束了。

究竟,她這個friend request是甚麼意思?

究竟,她和他的關係現在算是怎樣?

沉默的房間沒有給他半點的回應,直至放在床頭的鬧表,突然輕輕地發出了整點報時的訊號聲。Tony望一望電腦桌面上的時鐘,原來已經是凌晨四時了。他歎了一口氣,微微移動手中的滑鼠,讓屏幕上的鼠標,跑到了「Confirm」的按鈕上面。

明明就只有那不足一毫米的距離,但Tony發覺自己那放在滑鼠左鍵上的指頭,就像是跑著26.5公里的馬拉松那樣,怎樣也還未跑到終點。這一刻,他發現自己心裡面有點恐懼,但也同時有點兒期待。

最後不知道過了多少秒鐘,滑鼠終於發出了「卡答」一聲的按鍵聲,引領面前的畫面跳到下一個頁面。Tony讀著畫面上出現的一行字,剛才懸掛的心終於給放了下來,跌進了寒冷的冰窖中。

Tony覺得,兩個月來的疑問,現在終於有了答案。

他和她兩個人也開不了口的結論,在這一刻由Facebook代為宣讀:

“Tony and Maggie are now friends.” 04:14am
(Tony和Maggie現在開始是朋友了)

 
(未完待續,let's go to Chapter 2)

 

註 - Facebook網站主頁:www.facebook.co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