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狐狸先生

狡猾的狐狸用手指了一下自己的喉部,做出一個聲帶有毛病所以不能開口的手勢,然後向喜鵲招招手,示意牠從樹上飛下來,自己看看狐狸腕上的表。

「發傻!想用這麼老套的技倆便把我騙下樹來給你吃?你以為我是個白痴嗎?」喜鵲不屑地罵道,還順道摘下身旁的一顆松果,狠狠地擲到狐狸的頭上。然後喜鵲帶著冷笑,頭也不回地飛走了。

「這年頭生活真是艱難……」狐狸摸摸自己頭上的傷口,無奈地低著頭獨自離去。也真是的;上星期狐狸才聽見小白兔跟牠說正打算出讓牠住的那三個窟,還說那裡既接近河邊又是高地,景觀優越、配套完善、坐享地利,升值潛力無可估量,最適合像狐狸這樣有獨特個性、富生活品味的後現代單身貴族云云。小白兔更說如果不是趕著要移民,實在捨不得以這樣便宜的價錢出售。結果狐狸花了大半的積蓄來交首期,最後卻只換來一個又殘舊又滲水、實用面積小得可憐、用料差得讓人吐血的破窟。

「唉,是世界變了?還是我已經老了?」狐狸坐在大樹底下,伸出自己的爪來細細察看。那白森森的爪看來還是和從前一樣的銳利和有力,說甚麼也不像是會把自己弄到三餐不繼的。但事實上,狐狸已經是連續吃了兩星期的果子青草沙拉,到現在想起來也覺得倒胃。

正當狐狸腹如雷鳴的時候,牠忽然聽到身後響起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狐狸不動聲色地把頭伸到樹後一看,原來是一頭剛好獨自走到河邊喝水的小松鼠。

「哼,上天總算待我不薄。」狐狸心想,激昂的熱血在瞬間流遍全身。牠仔細地察看過四周的環境,腦內飛快地計算出進攻和小松鼠可能逃走的路線。然後牠懾手懾足地慢慢貼地前行,不動聲色地一步一步走到小松鼠身後。小松鼠對身後發生的一切渾然不覺,全心全意地喝著清澈甘甜的河水。

蓄勢待發的狐狸突然暴吼一聲,兩腿用力一蹬,像利箭一般飛撲向小松鼠。可是機警的小松鼠還是在最後關頭察覺了,身體向旁一扭,勉強避開了狐狸致命的一擊。受了驚的小松鼠沒命地向著森林深處逃跑,而興奮的狐狸便從後面拼命地追。狐狸一邊全速奔跑,一邊確實地感覺到全身的肌肉充滿著巔峰的力量。疾風在狐狸兩耳邊呼呼擦過,牠好像聽到小松鼠弱小的身軀在恐懼中顫抖的聲音。狐狸咧嘴而笑,牠覺得近來所受的種種屈辱,很快便可以一掃而空了。

狐狸終於追到跟小松鼠只有幾步之遙的距離。牠用盡氣力向前飛身一撲,準確地把小松鼠按倒在地上。

「狐狸先生,不,是狐狸大哥,求求你高抬貴手,饒了我的小命吧!我上有高堂下有妻兒,近來家裡的經濟環境也不大好,所以我的身上,其實也沒幾寸好肉可以給大爺享用……」

「閉嘴!」有點兒喘氣的狐狸大聲喝道:「你今天給我抓過正著,剛才又花費了這麼多的力氣。說甚麼也好,我今天也不可以空手而回的!」

狐狸深知道很多時候,壞蛋最後失敗的原因,都是因為墮入了對方的言語圈套,說得太多以至誤了時機。所以牠立即張開血盤大口,露出白森森的牙齒,準備爽快地朝著小松鼠脖子上的大動脈狠狠一口咬下去。就在狐狸快要咬破小松鼠的喉嚨時,一塊鋒利的小石子挾著勁風從後飛來,正正打在牠頭上的傷口那裡。

「哇,好痛……」狐狸放開了小松鼠,本能地舉起手捂著躺血的傷口,然後開始回頭破口大罵:「是誰?是哪一個找死的笨蛋,這麼大膽地從後偷襲我?」

就在狐狸還來不及弄清楚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的時候,牠看到一團團的黑影迎面飛過來。近百只面目猙獰的松鼠從四方八面飛撲過來,露出磨得比刀子還要銳利的小爪,同時間向著狐狸無情地打撞撕插抓扯捏捽掃捶揍撾擒擂撬攫……

「各位兄弟,今天的收穫不錯吧!」剛才給狐狸追捕的小松鼠,用手抹了抹黏在嘴邊的血漬。「不過嘛,大家下次衝出來的時間,可不可以再準確一點點?」

大夥兒先是呆了一呆,然後陷入了爆笑之中。小松鼠隨手拿起一塊還連著肉的狐狸腿骨,領著吃得飽飽的同伴,浩浩蕩蕩地唱著歌揚長而去。



(註):「狐狸先生幾多點?」是香港地區流行的一種兒童遊戲的名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