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麥兜的「孖條」

 (「孖條」是以前流行的一種二連裝雪條(如上圖),拿著兩枝雪條棍大力掰開,便可以把「孖條」分成兩邊跟人分享。部分年青的讀友可能沒有見識過吧。)

每天放學後,他總會跟同學仔合資買「孖條」吃。可是,小小的麥兜每天上學前也吃過麥太親手泡製豐富的雞包早餐,放學後又得盡快趕回家吃午飯;所以,麥兜每次只能夠吃得下一枝「孖條」的半邊。

麥兜的好朋友麥嘜、得巴、姑時和阿輝也很喜歡吃「孖條」。而他們的食量也和麥兜一樣,每次只吃得下半邊的「孖條」。

看到這裡的讀友可能會問,為甚麼麥兜和他的朋友仔們不索性買一條普通的雪條,既便宜一點又剛好夠吃。可是,麥兜他們就是喜歡「孖條」;沒甚麼特別因由,喜歡,就是喜歡。小朋友便是這樣簡單,不像我們大人那麼麻煩。

就是這樣,這幾個小朋友每天放學後,也會一起走到街口那老伯伯的小商店合資買「孖條」吃。但問題是,他們五個每人只有半邊「孖條」的食量,而他們又絕對不願意浪費食物(他們都算是乖孩子)。於是乎他們五個小朋友裡,每次也只會有四個人合資買兩條「孖條」分來吃;而剩下那一個沒有人跟他合資的小朋友,便只好寄望明天放學了。


今天,麥兜和麥嘜合資買了一枝「孖條」,得巴也和菇時合資買了一枝「孖條」,剩下了阿輝一個沒「孖條」吃。

而昨天,麥兜和得巴合資買了一枝「孖條」,麥嘜也和阿輝合資買了一枝「孖條」,剩下了菇時一個沒「孖條」吃。

前天,麥兜和菇時、得巴和阿輝分別合資買了「孖條」,剩下了麥嘜一個沒有「孖條」吃。

大前天,是麥兜和阿輝、還有麥嘜和菇時合資買了「孖條」,剩下得巴一個沒得吃。

至於大大前天,合資買了「孖條」的是麥兜和麥嘜、還有得巴和菇時,剩下來沒「孖條」吃的輪到阿輝。

還有上星期今天、上星期的昨天、上星期的前天……總之凡是上學的日子,他們五個裡也會有四人合資買了「孖條」,剩下一個小朋友那天沒「孖條」吃。這個可憐的小朋友有時候是麥嘜,有時是得巴,也有時是菇時或者阿輝。

可是,只有麥兜一個,每天也一定有小朋友搶著要跟他合資買「孖條」。

連麥兜自己也不明白,為甚麼每次也輪不到自己沒「孖條」吃?是因為自己特別乖?還是因為自己特別胖?不過作為一個小朋友,既然每天也可以吃到心愛的「孖條」,麥兜也就沒再去深究這個難解的疑團。

可是,世上總有很多愛多管閒事的人(甚至不是人)。

某天在回家的路上,麥兜遇到一個穿著一身華美衣裳,氣度雍容的神秘姊姊。

「小朋友,你知不知道每天也總會有小朋友願意跟你合資買孖條,是因為你掰孖條的動作不正確?」

麥兜誠惶誠恐地望著眼前這個既有點像陳老師,也有點像故事書裡的神仙的古怪姊姊,生怕她是學校新請來的老師。於是麥兜只有張大嘴巴,呆呆地不斷搖頭。

那姊姊隨手不知從哪裡弄來一枝「孖條」,著麥兜當面把它掰成兩半。麥兜很聽話地照著做了。

「你看!每次掰孖條的時候,你總是把它掰成一邊大、一邊小的。你的朋友每次也取去大的一邊,把小的一邊留給你。就是因為你每次也吃了虧,他們才肯跟你合資買孖條吃。」

麥兜只是繼續呆望著那姊姊。

那古怪姊姊惟恐麥兜不明白問題的嚴重性,用更精確的講法跟他再講一遍:「假使你每天吃的那邊孖條也比本來應得的重量少了20公克,那麼一星期後,你便少吃了100公克的孖條,一年下來你便會少吃了5.2公斤的孖條;那麼不出數年後,你損失了的孖條的總重量,便會……」她把臉孔揍過來凝重地說:「便會比你的頭還要重。」

麥兜其實還是不大明白姊姊的話。不過那句「比你的頭還要重」,可是深深地打進了麥兜的小小腦袋裡,令他打從心底裡害怕出來。於是乎,他立即用近乎哭泣的聲音哀求那姊姊幫他的忙。那姊姊沉思了好一會兒,然後對麥兜說:

「小朋友別擔心,就讓我破例一次,把我的生平絕學『天下無敵大公無私三國無雙六神合體掰孖條擒拿手』傳授給你吧!」然後,那姊姊拖起麥兜的兩手,嘴裡喃喃地唸了一大串不知是甚麼的古怪說話。

「好了,那麼你以後也不會再吃虧的了。」那姊姊最後把一句口訣告訴了麥兜,然後微笑著把雙手收回來。

麥兜睜著圓圓的大眼睛,盯著自己肥美的雙手,只覺得它們真的已經變得很厲害很厲害。

「姊姊,妳叫甚麼名字?」麥兜問道。

「你叫我滿姊姊便行了。再見,豬兜小朋友……」話未說完,那滿姊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走遠了,轉眼便消失在麥兜的視線圍範內。

「滿姊姊,我的名字不是『豬兜』,我叫麥兜啊……」麥兜望著遠處囁嚅道,完全沒有為意剛才他根本就沒有把自己的名字告訴那姊姊。

(註:廣東話裡的「豬兜」是「蠢材」的意思)


第二天放學後。

一如往常地,麥兜跟著麥嘜、得巴、菇時和阿輝一起去老伯的士多買「孖條」。今天,和麥兜一起夾錢的是麥嘜。

麥兜兩手拿著「孖條」的兩枝棍,依著滿姊姊的訓示,閉上眼睛,一邊嘴裡輕聲唸出「嗱~嗱~」這口訣,一邊用力把「孖條」的兩邊掰開。「卜」的一聲,那「孖條」已給分開成大小重量完全相等的兩半,切口處還平滑得「照得見人」。麥兜高興地把兩邊的「孖條」遞到麥嘜面前。驚訝的麥嘜細心研究了好一會,然後一言不發地拿起其中一邊的「孖條」離開。麥兜一邊吃著「孖條」,一邊為從此不用再損失「比你的頭還要重」的「孖條」而暗自高興。

接下來的幾天裡,麥兜依著滿姊姊所教的方法,每天也把「孖條」掰得整整齊齊均均勻勻的。可是,到了第五天,卻出現了以往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可怕情況--這天,麥嘜跟得巴夾錢買了一條「孖條」,菇時也跟阿輝夾錢買了「孖條」,惟獨剩下麥兜一個沒有孖條吃。

麥兜很不開心。

但這樣的情況,自此之後每隔幾天便重覆出現一次。現在間中便會吃不到「孖條」的麥兜,開始懷念以往每天也有「孖條」吃的日子;縱使,那是可能少了20公克的半邊「孖條」。

麥兜嘗試過想把「孖條」拗回從前一邊大一邊小的樣子,卻發覺自己已經完全把方法忘記了。現在即使他掰「孖條」時不唸口訣、不閉起眼睛,但他掰出來的「孖條」,依然是完美無瑕,每邊有著完全相等的重量和大小。麥兜每天也會回到當初遇見滿姊姊的地點去等她。可是,大概世上有太多閒事等著那專管別人閒事的她去處理,麥兜始終也等不著那個古怪的滿姊。

最後,麥兜還是哭著把這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麥太。

精明的麥太苦思了整整一個晚上,終於在第二天麥兜出門口前,想到了破解「天下無敵大公無私三國無雙六神合體掰孖條擒拿手」的方法。

這天放學後,大夥兒又一起去了老伯的小商店。麥兜硬拉了麥嘜跟他一起夾錢買「孖條」。

雙手拿著「孖條」的麥兜閉起眼睛,依著媽媽的說話,故意把口訣裡的兩個「嗱」字唸成一長一短:「嗱~ ~嗱!」他手裡的「孖條」,立即應聲分成一大一小的兩邊。驚訝的麥嘜研究了好一會,然後高興地取去了大的那一邊。

自此之後,麥嘜、得巴、菇時和阿輝四個小朋友,繼續為了間中可以吃到大了一點的半邊「孖條」而高興。而麥兜也為了每天可以吃到「孖條」而高興,縱使,那是可能少了20公克的半邊「孖條」。

 

(本文內出現之角色,全部借用自謝立文和麥家碧創作的香港漫畫《麥嘜漫畫》)



(後記: 從前有一個傻小子很喜歡「麥嘜」漫畫,喜歡到自己創作了一個故事,寄到《黃巴士》雜誌毛遂自薦。可惜那傻小子連一次面試的機會也得不到,最後只好跑了去做個營營役役廣告創作人。十年後,他發覺「麥嘜」已經變成一個只繼續不斷生產文具精品的卡通品牌,而傻小子自己,卻好像變成了中年的麥兜。Those were the days, but the strawberry field is forever.)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