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宮崎駿美術館裡的小女孩

可以不跟童心告別嗎?當然不可以。這些日子來,我受盡了各種的挫折 — 男人的背叛、好友的出賣、同事的暗箭、事業的打擊。當然,我也知道童心不一定是我一切不幸的源頭。只是,對於一個像我那樣沒有受到命運祝福的女生來說;童心,是太奢侈的事吧。

步出JR中央線的三鷹車站,太陽正熾烈,但我仍選擇步行到美術館,不為甚麼,只為了那條小路擁有一個美麗的名字 — 風之散步道。可是,我也知道紫外光是女性皮膚的大敵;過了今天,我便不可以再這麼任性而行了。

路的左手邊是流水小溪,聽得見蟬在樹上斷續鳴叫。我慢慢地走,肆意享受路上的一切光影和聲音。就在走到大約一半的時候,我遇上了一個小女孩,穿得像「龍貓」裡的May小妹那樣。

「一起去看宮崎駿美術館吧。」跟我一樣拿著門票的小妹說。

「妳是誰?」我問。她的臉孔有點面善。

「就當我是,小時候的妳吧。」小妹佻皮地說,然後拖著我的手開步向前跑。鮮紅色的小裙子,像水母般在風中擺動。

就是這樣,我跟著這個也許從天掉下來的陌生小女孩來到美術館。反正她只是個沒殺傷力的小孩;反正,這是我二十九歲的最後一天。

我們一起遊遍美術館的每個角落,像過份興奮的尋寶人那樣,為每個小發現而大呼小叫。那一轉動起來便會讓龍貓在眼前像真的一樣奔跑的裝置、那放滿大師親筆手稿的工作室、花園裡那些不斷為人帶來驚喜的小道具、當然還有天台之上,那具從天空之城走到現實世界裡的巨神兵機械人。

累了的我們,到二樓的「草帽喫茶室」吃雪糕。看到小妹滿臉是汗,我拿出手帕替她拭抹。

「姊姊,妳現在還打算捨棄妳的童心嗎?」

我警覺地把手縮回,問道:「妳,究竟是誰?」

「就當我是,小時候的妳吧。」小妹仍是那樣天真地笑著。

「小妹妹,到了我這年紀,」我耐心地試圖向她解釋:「妳便會發現世上根本沒有會替你打傘的龍貓,沒有會一直守護你的白龍,沒有為你送上鮮花的巨神兵,也沒有會用魔法保護你的英俊巫師。到了這個時候,難道,我還該抱著僅存的童心不放手嗎?」

「姊姊好可憐啊!」小妹站在椅子上,輕拍了拍我的頭:「老遇上不好的事還不算可憐,最可憐的,是連僅餘的童心也打算捨棄。」

我心頭一震。

「姊姊,捨棄了童心,也許能讓妳在大人複雜的世界裡適應得好一點。但惟有始終保留著一點童心,才能讓妳知道生命裡有甚麼事情不能做,甚麼話不該說,還有甚麼樣的快樂,才是最真、最簡單的真正快樂。」小妹用手指蘸了一丁點的雪糕,將小指頭高高舉起。一只藍色的蝴蝶,不知從哪裡飛到她的指頭上。

「這幾年來,姊姊感到最快樂的是哪一天,在哪個地方?」

沒錯。是在今天,在這個四處也有童心的地方。

小妹從椅子上爬下來,跟我說了聲再見,然後便帶著那只藍蝴蝶,一邊哼著龍貓的主題曲,一邊蹦蹦跳地帶著笑離開。

我一個留在喫茶室,緊緊擁抱著那僅餘下來的童心。

也許,正如小妹所說那樣;把它留著,也不會是件壞事吧。

 


後記:
洪雄熊今天將出發,往上海出差幾個星期。聽說在國內很多網站也長期給封鎖了連不上(包括我在用的Sinablog和天空部落),再加上工作以外餘下的時間,熊也大概會拿著相機和筆記本四出尋找新靈感,所以熊工廠的生產將會暫停一陣子 (雖然可能的話,我還是會想辦法上來跟大家聊幾句)。回來之後,熊一定會再為大家送上新的故事和照片的,到時再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