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東京印象 (下)

上野動物園是全日本最古老的動物園,不過卻沒有像香港以前的「荔園」那種垂垂老矣的感覺。上野動物園令人最嘖嘖稱奇的除了豐富的動物品種之外,便是那種超低度設防的佈局。遊人和動物的距離近了,獸籠和欄杆不再是必然存在的設施(當然還是得視乎不同動物的特性);焦距遠一點的相機便拍得到動物的特寫鏡頭;冷凍房裡的帝皇企鵝,近得像是我們站在7-Eleven裡看著雪櫃裡的一罐可樂那樣。

在這樣以人為本的大前題下,遊人享受到的觀賞樂趣大大增加了。可是,你卻好像更能體會到動物給困在園裡的無奈。在玻璃窗前歇斯底里地不斷來回踱步的蘇門達臘虎、給困在狹小的鳥籠內一直望著外面廣闊天空的鳥兒、還有表情豐富但卻總像是帶點淡淡哀愁的大猩猩。動物園雖然好看,卻始終是人類把動物關起來給自己賞玩的地方。

不過,人類的所謂反省也只是短暫而空洞的。那一天,我也只是個興奮地拿著Nikon P5000相機,不斷地在大小獸籠和鳥籠前忘形地拍照的Homo Sapiens吧。



原來世上,我沒有看過和聽說過的動物是這樣的多。這一頭像是將老鼠頭移殖到小鹿身上的動物叫「鼷鹿」,正好又名「鼠鹿」。(還有一頭更罕見的叫做霍加狓 [Okapia],看上去像是斑馬和長頸鹿的混合體,可惜拍不到照片)。

 



忘了抄下這只可愛鳥兒的名字,有誰可以告訴我嗎?

 



在超過攝氏35度的高溫下曝曬的北極熊,想必在懷念家鄉的嚴寒。

 



在野外雄霸一方的猛禽,如今只能在鳥籠內啃啃沒生命的肉塊。

 



河馬熱得要動物管理員不停地為牠灌水。

 





不忍湖上的荷花,雖然比不上去年在大明湖上看到的,但總算以量取勝。

 



還是這只不忍湖上的鳥,看起來最是優悠。



6) 六本木Midtown

佔地10萬平方米,耗資近四千億日圓的藝術+休閒+飲食+購物+酒店+商廈+住宅多功能社區,不知何解卻未有為我帶來太大的感動和震憾。不過到達的時候已是傍晚,遊的時間太少,要下定論還是太早吧。將來得找個機會,早一點再去拜訪一次。



六本木Midtown Garden裡的兒童滑梯,看上去有點像放在香港交易廣場裡的朱銘雕塑作品《單鞭下勢》。那剛直的線條作為一件公共藝術品非常漂亮,但作為一件給小孩子玩耍的設施,我實在忍不住擔心起來。



7) 朱門酒肉臭



每晚回到酒店,都在路上看到不少的露宿者。在這個令人趨之若騖的璀璨時尚大都會的天空下;他,這晚又做了個甚麼樣的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