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東京印象 (上)

去的大都是香港人常到的旅遊熱點,當中也有不少地方已不是第一次踏足,所以也說不上有甚麼特別的見聞,只好配合著旅程中拍的照片,胡亂地拉雜寫些東西好了。



1) 富士急遊樂場



熊其實很膽小,那些機動遊戲我一向只覺得是「貼錢買難受」式的活受罪,完全不能明白那些多少個G的俯衝式快感有多痛快。不過看到富士急遊樂場這台超級過山車,也實在禁不住讚歎起來 — 對了,是止於讚歎,體驗免問。 




當坐著的摩天輪轉到最高點,當我發現那天的能見度不夠讓我看到富士山時;心裡,著實有丁點兒揮之不去的失落。 


 

Timing,永遠總愛捉弄人。要是遲一些才來,看到的,大概會是開滿向日葵的花壇吧。

 


2) 東京淪陷

從Animal Planet的紀錄片裡得知,世上好些大城市裡,也住著一些靠著人類吃剩的食物為生,在當地適應得跟在野外一般地好,彷如成為那城市「第二主人」的動物。在英國的倫敦市有三萬頭狐狸,在美國的華盛敦有全國最大族群的浣熊,至於炎夏裡的東京,大概是屬於那滿街的鴿子和烏鴉,還有到哪裡也吵過不停的蟬兒。



電線桿上,成排的鴿子俯視著池袋的行人。



蟬兒是吵,但當想到牠們的生命這麼有限,也就不好意思介意牠的吵閙了。

 

3) 城市的步伐,往往比人類的更快

拿著2004年版,香港人最愛看的那本正文社出版的東京旅遊書,在夜裡一個人重遊澀谷。

按圖索驥之下,發覺除了那些大百貨公司仍然健在之外,好些小店和食肆也早已面目全非了。在依舊熱鬧的澀谷街頭遊走,發現車站裡的奇趣商品店「ranKing ranQueen」不見了,浪漫概念的「戀文食堂」不見了,就連令人永遠回味的「回転寿司築地本店」也不復存在了。在這個連記憶也不可靠的年代,世上的大都市們,你們的步伐,是否都走得比起人們所希望的也要快了一點嗎?



澀谷駅口的交叉點,留得住光與影,留不住匆匆的行人;留得住記憶,留不住時間。

 

4) 東京的食

一蘭的拉麵依舊令人感動,築地的壽司這次卻竟然輸了給連鎖店「大江戶」的肥美拖羅。不過最值得一提的,卻是看了生果日報的介紹後專誠做訪的「安齋」。位於遊人罕至的荻窪駅附近,兩層樓高卻只有十來個座位的小店。客人一定得預先致電定座,害遠道而來的我也不得不第二天再來光顧。店子本身無疑很有風味,但那給記者寫成天下美味的鰻魚飯雖則尚算不錯,但我卻怎樣也不能說服自己,它可值得上三千日元的價錢。也許寫食評真的很難,大小報章雜誌每天不停刊載,試問世上哪裡有這麼多家不可不吃的好店?惟有找些少人光顧的冷門店子來大寫特寫一番吧。



最值得一提的,其實是店內這道超渡鰻魚亡靈的神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