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愛在清明上河圖 (最終卷)

「是巧合?還是是千年之前,果真有一雙情侶長得跟我和他一樣?又還是那對情侶,根本就是隔世的我們?」一時之間,宋雨月陷入了甜蜜的沉思裡。

「喂,Moon妳沒有事吧?幹嗎突然發了呆?是不是覺得身體不舒服?」完全不知就裡的張輝日關切地問道。

「噢,我沒事,可能是剛才排隊排得太久了吧。」剛回過神來的宋雨月臉紅紅地答道。

「那麼,我們不如走吧。」張輝日道,心裡在猜大概宋雨月只是想找個借口早一點離去吧。

兩人從昏暗的展廳走到外頭,熱得像是從地獄借來的太陽,把他倆曬得一時間有點兒頭暈眼花。

「要不要我送妳回去。」沒精打采的張輝日仍然禮貌地問道。不過其實他自覺自己的分數已經給扣得慘不忍睹,心裡面早扯起了一面飄揚的白旗。

「不用了,我還有地方要去。」宋雨月坦白地答道。張輝日覺得,自已想的果然沒錯。

「那麼,我先走了,再見。」鬥敗了的公雞說。

「慢著……」宋雨月連忙把已經開步離去的張輝日叫停:「你……有沒有些東西想跟我說?」

「甚麼?說甚麼?」張輝日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搞得迷糊了。

「比如說……」宋雨月的腦筋急速地運轉著:「比如說那本書吧,你打算甚麼時候出來拿給我?」

「書?甚麼書……?噢,妳是說那本關於《清明上河圖》的書?那麼下次開會時我順道拿給妳吧。」

「你這個呆子!」宋雨月心裡在想。她開始懷疑張輝日是《射鵰英雄傳》裡的郭靖轉世。

「好了,那麼我走了,再見。」郭靖再次跟宋雨月道別。

「慢著!不許走!」宋雨月看見他真的說走便走,情急得差不多要大聲叫出來。

「甚麼?妳……沒事吧?」急停下來的張輝日走回來緊張地問道。「難道是我做錯了甚麼事得罪了她?」他心裡在想。

「你……你……」宋雨月在想如果自己真的是黃蓉轉世,這個時候早已經拿出她的打狗棒來敲這傻子的頭:「你這幾天有沒有時間?我想你陪我去看電影!」

「甚麼?」張輝日張大嘴巴望著宋雨月,心裡在懷疑是不是天氣太熱讓自己產生了幻覺。

*** *** *** *** *** ***

在某個陽光燦爛的日子,剛打完三局網球的巫婆玲和天佑,兩個人坐在體育中心的小食部休息聊天。

「聽說輝日跟那個他追求的女孩子開始交往了。」天佑抹去臉上的汗,然後架起他那一副過時的天藍色太陽眼鏡。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喝著忌廉溝鮮奶的巫婆玲由衷地道。

「可是,為甚麼妳會教他約人家去看《清明上河圖》的?作為一段現代愛情故事的起點,那不是太過懷舊了一點嗎?」

「呵呵,不告訴你。誰教你當初不願意跟我去看那畫?」巫婆玲笑道。

「還有啊,這個說來真的要跟妳算算賬。妳明知道輝日是我的朋友,為甚麼妳還要他付錢給妳?」天佑裝出一副認真的樣子問道。

「這個嘛……才二百塊錢便可以追得美人歸,算起來不是便宜了那小子?」巫婆玲也不甘示弱。

「但是……輝日他是我宿舍裡的好兄弟嘛!他有事找我幫手,但是妳卻要人家付錢……」天佑無力地抗議著。

「咦,你看在外邊走過的那個男人,不就是去年我們去迎新營的時候,在車站附近向我們問路的那個男人?」巫婆玲突然放下手中的杯子,好奇地盯著外面的行人道。

「甚麼?」天佑順著她的目光望過去,只看到一個樣貎平凡得不可以再平凡的中年男人緩緩走過:「妳又來了。只是一年前見過那麼一面,妳不是又想告訴我妳還認得他嗎?」

「呵呵,別忘記我這對人的臉孔過目不忘的本事,可是比我的占卜更要厲害一百倍的天賦才能!」巫婆玲得意地笑道,銀鈴似的聲音在陽光裡飄揚到很遠、很遠的地方。




參考著作:
東京夢清明上河圖 (作者:杭侃、宋峰) 香港商務印書館
故宮美術館藏清明上河圖 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
清明上河圖 北京朝花美術出版社
清明上河圖 吳子玉精摹本 香港翰墨軒出版

 


參考網誌:
http://hk.myblog.yahoo.com/jw!IiAKATSQAh7qRhUguOEs3Q--/article?mid=219

http://news.xinhuanet.com/collection/2005-03/29/content_2758502.htm

http://big5.china.com.cn/book/txt/2007-05/06/content_8212137.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