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在清明上河圖 (卷二)

《清明上河圖》畫長528公分,高24.8公分。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現已運抵香港,於2007年6月29日至7月22日在香港藝術館展出。該圖描繪了清明時節,北宋(960年-1127年)京城汴梁及汴河兩岸的繁華和熱鬧的景象和優美的自然風光。作品以長卷形式,採用散點透視的構圖法,將繁雜的景物納入統一而富於變化的畫卷中,畫中主要分開兩部份,一部份是農村,另一部是市集。畫中有五百五十餘人,牲畜六十多匹,木船二十多艘,房屋樓宇三十多棟,車轎有二十多件,往來衣著不同,神情各異,栩栩如生,其間還穿插各種活動,注重情節,構圖疏密有致,富有節奏感和韻律的變化,筆墨章法都很巧妙,頗見功底。宋徽宗酷愛此畫,用「瘦金體」親筆在圖上題寫「清明上河圖」五字。《清明上河圖》的作者是宋徽宗朝任朝翰林畫院畫史張擇端。 (資料來源:中文維基百科)

「原來這幅畫的作者跟我一樣也姓張。原來展出的地點是香港藝術館而不是文化中心或者中央圖書館。」張輝日心想。老實說,太空館和科學館他去得多了,香港藝術館倒真是一次也沒有去過。

好,現在基本的認識有了,接下來的難題便是,如何開口把她約出來。

這個問題,還是先由了解一下「她」是個怎麼樣的人開始吧。

她叫宋雨月,不過她的朋友通常都叫她「阿Moon」。歷史系準二年生,雖然說不上是個大美人,不過因為性格很好,所以身邊的男男女女都很喜歡她。她沒有男朋友,搞不好也許連一次拖也沒拍過。不是因為她沒興趣談戀愛又或者不喜歡男生,只是因為她覺得,遇到的男孩子中,沒有一個可以讓她覺得有種像是上天安排的宿命感覺。所以她喜歡星座啊、掌相啊、塔羅牌之類的占卜算命玩意,可惜直到如今,它們也從來沒有給過她半點有關那過一直在等的「他」的啟示。雨月的追求者很多,而她也很大方和公平地對待他們。只要對方不是太討她的厭,通常她也會給他一次機會(也算是給她自己一次機會),跟夠膽開口約會的男孩子出來一次。可是,因為從沒有男孩能夠給她「命中注定」的感應,所以雨月也從來沒有答應過任何一個男孩子第二次約會的要求。

所以,也許要把她約出來並不是最困難的部分。最難的,其實是怎樣讓她覺得,自己就是命運為她安排的「那一個」。不過,還是先擔心眼前的事吧,要是巫婆玲說的話不可靠,搞不好自己就是那少數連「首輪面試」的機會也沒有的人之一。

張輝日考慮了很久,最後還是覺得找個機會親口跟她說比較好。不知怎地,他總是不大喜歡電話和MSN這些現代通訊方法。作為一個電子工程系的學生卻偏偏不接受現代的通訊科技,連他自己也覺得有點兒可笑。「順其自然吧!」張輝日心想。要是宋雨月是喜歡玩MSN的話,將來每晚跟她用MSN聊天到天光又何妨?

他跟宋雨月是在大學的某個學會活動中認識的。最近他倆也有幫手一起籌辦學會新一年的迎新活動,所以經常要回到大學裡開會。碰巧明天便是開會的日子,張輝日決定到時找個機會跟宋雨月開口。

   ***      ***      ***      ***      ***      ***      ***      ***      ***      ***

第二天,迎新活動的會議過後,張輝日胡亂找了個借口,跟著宋雨月一起離開校園。

「妳要去銅鑼灣嗎?真巧,我也剛好有事要去銅鑼灣。」張輝日說。在「追求女孩子時為了裝作巧合而說的老套謊話」排行榜上,這句話大概有力挑戰三甲位置。

兩人坐在綠色小巴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車子在彎多路窄的般咸道和堅道上顛簸搖擺,張輝日的心也忐忑地在兩個想法之間左搖右擺 — 他覺得自己既不可以太早開口約會她,因為要是給拒絕了的話,餘下的車程會很是尷尬;但他也不可以太遲開口,要是錯失了這個跟她獨處的寶貴機會,他恐怕自己再也沒有勇氣開口的了。

兩人繼續坐在綠色小巴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張輝日很努力地盡量讓自己看起來不致於那麼緊張,但是很明顯,他的努力沒有甚麼成效。

「咦,Sunny你幹嗎滿頭大汗的?是車子的空調不夠涼快嗎?」當兩人閒聊到大家小時候讀哪一間小學時,宋雨月突然轉口問道。

「哦,是嗎?」張輝日連忙從口袋裡拿出一條款式很是不時尚(其實是非常非常老套)的手帕,用來抹掉額上的冷汗。當他發現宋雨月用好奇的目光望著他的手帕時,又立即很不意思地把它放回口袋裡。

「我……我不大喜歡用紙巾,好像……很不環保那樣。」張輝日結巴巴地解釋。他好像看到自己面前的計分牌,在開球前已經先變成「-1」分那樣。「不好意思,失禮了。」

「不,這個習慣很好啊。我只是在想現在已經很少有人這麼『復古』,覺得有點兒有趣罷了。」宋雨月笑咪咪地回道。說起來她也是個很愛護地球的人。她好像看到這個張輝日在她心裡的計分板上,率先搶點拿到了「+1」分那樣。

車子這個時候飛快地轉下紅綿道,餘下的路程大概會暢通得多。張輝日心想著也許剩下的時間不多,他的計劃是時候照開始了。

他暗自深呼吸了一下,然後強裝作不經意地,開始說出在心裡面預先排練過無數次的那句開場白。光是這句平凡的說話,其實已經消耗了他超過五百卡路里的熱量;午餐時吃的那個「巨無霸」漢堡,就這樣英勇捐軀了。


「嗯,不知道阿Moon妳這幾天有沒有空?」
(張輝日心裡在想:千萬,千萬別要一開始便拒絕我!)

「我?要看看是哪一天吧。有甚麼事?」
(宋雨月心裡在想:原來我的直覺真的沒錯。)

「是這樣的,妳知道那幅中國名畫『清明上河圖』來了香港展覽的事嗎?我剛巧有兩張門票,不知道……妳有沒有興趣一起去看看?」
(噢,幹麼她的表情好像……難道約一個女孩子去看畫真是很奇怪的嗎?)

「去藝術館看畫?這個……聽起來也好像挺有趣。」
(甚麼?去藝術館看畫?以前從來沒有男孩子這樣約會我的。)

「對啊,真的好像是挺有趣的。那麼妳哪一天比較有空?」
(說吧,哪一天也沒關係,只要妳說有空便成!)

「讓我想想……咦?慢著!你剛才不是說你已經有兩張票子?那門票不是一早限定了入場參觀的日期嗎?幹嗎你現在又問我哪一天有空?」
(呵呵,傻瓜,看看你怎樣回答?)

「這個……這個……」受到意料之外的嚴峻考驗,張輝日的腦袋頓時停止了所有的運作。
(噢!我真蠢!我把事情弄糟了!!)

「噢!我明白了,你那門票一定是那些不限日期的特別票吧?對不對?」
(這男孩想不到謊話時的樣子也真……也真有點可愛。好吧,給你一次機會吧!)

「對對對!就是這樣!就是未來七天裡任何時段也通行的超特級門票!」
(對對對,幸好她沒看穿我的謊話!為甚麼剛才我不懂得這樣回答她?)

「那麼,不如就明天的下午吧。」
(那麼,就讓我看看這次上天會不會給我一點兒啟示。)

「好,那麼我明天早上再打電話給妳,落實見面的時間和地點吧。」
(好!她答應我了!她終於答應我了!)


這時候小巴已經來到銅鑼灣,下了車的兩人在這裡跟對方告別了。張輝日連忙到附近的書店買了一本詳細介紹「清明上河圖」的書,回家匆匆吃了頓飯,然後便帶著書和草席,準備通宵到藝術館排隊買明天的門票。

拿著電筒的張輝日,在天快要亮時終於看完那本介紹「清明上河圖」的書。在破曉時分的微涼空氣裡,他的眼皮終於無力地慢慢合上起來。「明天的第二關才是最難通過的,希望那個巫婆玲真的沒騙我吧!」張輝日心想,然後在藝術館的票房前進入了夢鄉之中。


(待續)




國之重寶–故宮博物院藏晉唐宋元書畫展

第二批展品展覽日期:2007年7月23日至8月11日(張擇端版本之「清明上河圖」已展覽完畢)
展覽時間 :每日上午9時至晚上9時(逢星期四休館)
展覽地點 :香港藝術館
詳情  :http://www.lcsd.gov.hk/CE/Museum/Arts/chinese/news/cnews_20070401_5.html

第二批展品展覽日期:2007年7月23日至8月11日(張擇端版本之「清明上河圖」已展覽完畢)展覽時間 :每日上午9時至晚上9時(逢星期四休館)展覽地點 :香港藝術館詳情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