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在清明上河圖 (卷一)

暑假的日子裡還留在校園的人不多,張輝日很容易便在餐廳的一個靠窗的角落裡,找到穿著白色迷你裙,獨自低頭在看書的巫玉玲。

巫玉玲合上手上的書,抬起頭望向剛走到跟前的張輝日。當看到他的時候,她的臉上閃過一絲微微咤異的神情,像是遇上了些有點兒有趣的事情那樣。

「你一定是Sunny了?」

張輝日點點頭,順勢望望巫玉玲在看的書 — 書的名字是《卡巴拉生命樹塔羅牌應用占卜精研》。

「嗯,那麼妳便是巫玉玲吧。」張輝日友善地道。

「對,不過你可以跟別人一樣叫我『巫婆玲』。」巫婆玲托一托眼鏡框,然後著張輝日在她對面的位子坐下來:「閒話休說了。天佑的朋友即是我的朋友,你有甚麼想找我幫忙?」

「我……我喜歡了一個女孩子,想你給我一些意見,看看我該怎樣約她出來比較好。」張輝日囁嚅道。讀了十三年的全男校,在異性面前說這些事,總是有點兒渾身不自然的。

「這個嘛,」巫婆玲好整以暇地喝了一口凍檸檬茶:「這些事你為甚麼不去找個戀愛專家來問,而偏偏要找我這個『神婆』幫忙?」

「那女孩有很多追求者,但卻沒有哪個可以成功追求到她。她是個很相信命運啊、星相和占卜的女孩,我猜妳可能可以給我一些有用的啟示。」

「那麼,」巫婆玲再次托一托眼鏡框,玻璃中反映出一道帶點神秘的綠色光芒:「你想我用甚麼方法幫助你?塔羅牌?星座占卜?測字?還有面相、掌相、紫微斗數、子平命理、玄空飛星術、易經金錢掛、六壬神數、撲克牌占卜、水晶球、水晶靈擺、咖啡占卜、茶葉占卜、投擲問卜、骨牌占卜、西洋姓名學、靈應板、生命靈數、如恩石占卜、還是神秘地占術?」巫婆玲如數家珍地一口氣道,彷彿這些全都是學校裡教過的科目那樣。

「我是唸電子工程的,對這些東西一點認識也沒有……」張輝日伸手搔一搔頭:「妳是專家,都依妳說的好了。」

「好吧,那麼讓我先了解一下那個女孩吧。」

「甚麼,要知道她的身分才可以占卜的嗎?」張輝日開始緊張起來,他沒想過巫婆玲會有這樣的要求。

「放心吧,我們玩占卜的人,最重要便是一定要守秘密。」巫婆玲冷靜地說,語氣裡充滿了彷如專業的權威。

「那麼……好吧。」張輝日猶疑了一會兒,然後便從袋中拿出自己的手提電話,把裡面一張照片展示給巫婆玲看:「她叫阿Moon,唸歷史系,跟我一樣是升大二的……」

巫婆玲拿著手提電話專注地研究著那女孩的照片,而張輝日將自己所知道有關於她的事一五一十地全抖了出來。

「巫婆玲!巫玉玲!」看到巫婆玲突然一動也不動,彷彿著了魔似的,張輝日大聲把她的魂魄,不知從哪裡喚回來:「妳沒事吧?突然之間完完全全地發了呆。」

「我沒事。」巫婆玲回過神來,有點尷尬地答道:「只是突然想起些有趣的事情吧。好了,大致的情況我已經掌握了。我們可以開始占卜。」一說回老本行,巫婆玲又回復之前的從容:「Sunny,你身上有沒有一百元的鈔票?」

張輝日如言從銀包裡掬出兩張百元鈔票交給巫婆玲:「我只有兩張,可以嗎?」

「也好吧。」巫婆玲接過那兩百元,小心翼翼地將它們放到桌上。張輝日好奇地望著她,心想用古錢來占卜他好像還聽說過,但是用現代的紙鈔來占卜也真是聞所未聞。

巫婆玲無聲地凝視了那兩張鈔票好一會,然後屈起手指好像在演算些甚麼,繼而又將它們拿起,在窗外透進來的陽光底下仔細地審視了好一會。在一旁的張輝日完全搞不懂她的意圖,又不敢開聲怕打擾了她,所以只能眼睜睜地靜靜看著這一切。

「好了,我知道該怎樣做了。」巫婆玲放下手中的兩張百元紙鈔,很自然地順勢把它們放進自己的口袋裡:「你盡快開口約她,一起去看『清明上河圖』吧。」

「甚麼?」張輝日的下巴差點沒掉了下來:「妳是說那幅內地運來香港展覽的甚麼國寶級大畫?」老實說他只是隱約記得報紙裡好像有那樣的報導,他連那幅畫究竟是在中央圖書館、文化中心、會展還是太空館裡展出也毫無頭緒。

「對,就是那幅所謂『國之重寶』。」巫婆玲又屈起手指演算了一下:「不能在拖的了,你最遲得在農曆六月初九跟她去看那畫,過了這天的話,恐怕會誤了姻緣。」

「又不是去拜山,為甚麼偏偏要去看『清明上河圖』?」張輝日問道。唸科學出身的人,每樣事情也總想有個合理的解釋。

「天機不可洩露,你照著做便成了。」巫婆玲的權威又出來了:「你還要記著『心誠則靈』,到時候千萬不要囫圇吞棗地隨便看看便算。你一定要跟她一起,逐寸逐寸地把整幅『清明上河圖』看個清清楚楚。」

「我明白了。至於剛才那兩張……」

「甚麼?」

「嗯……算了,沒甚麼。謝謝妳巫婆玲,我先走了。」

「好,要記著我的說話啊。」說完後,巫玉玲又回到她那本《卡巴拉生命樹塔羅牌應用占卜精研》的世界裡,留下半信半疑的張輝日,獨自離開學生會餐廳。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