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青島啤酒遇上小熊維尼

歷時十六天的「青島國際啤酒節」,是山東青島市一年一度的盛事。本來啤酒節嘛,想當然是雲集了世界各地的啤酒廠商、滿場的搖滾樂和民族舞、還有穿得花展招展的遊人。但實際上,青島的國際啤酒節卻是個充滿街坊氣氛的大型遊樂晚會。穿著隨便的一家老少混在興高采烈的中外酒客中,一起聚集在十數個臨時搭建的啤酒大蓬內,吃著各式下酒小吃,欣賞著舞台上從流行曲到地方戲曲以至三流魔術等各式表演。更古怪的是,啤酒會場裡還有個歡迎一家大小的大型遊樂區,各式機動遊樂設施和遊戲攤位通通不缺(就像我們香港的「環球嘉年華」)。小孩子們迎著風裡的啤酒香,抱著玩遊戲贏回來的米老鼠和維尼熊玩偶(當然不會是正版貨)走來走去。兒童不宜和老少咸宜,在這裡出奇地融合同一個天空之下。

男孩在其中一個啤酒大蓬裡打工。他來自附近的小鄉鎮,從小到大也不是讀書的料子。勉強唸完初中後,他便急不及待地到城裡碰運氣找機會。五年來他差不多甚麼工作也做過,就是沒一份做得長久。待業了幾個月,靠著以前一個同鄉的介紹,找到了這份啤酒節的臨時工。工作只是一般的搬抬洗抹和服侍客人,感覺只有一個字:「悶」。要不是遇上那女孩,啤酒男孩大概早已經辭工不幹了。

女孩在濟南的山東大學讀書,鬧著玩地跟同學一起來當啤酒節的散工,負責看守拋藤圈的遊戲攤位。維尼熊女孩氣質很好,一望便知道父母不是學者便會是藝術家。長得很標緻的她,很快已經成為在啤酒節裡打工的青年們的焦點。每天總有幾個大男孩,嬉皮笑臉又或是靦靦腆腆地走過來結識她。但女孩每次,也只是很不好意思地微笑著回絕。人們都說,要得到女孩的青睞,大概不是年青有為的民企高層,也至少得是個學富五車的博士生吧。

每夜,啤酒男孩也會找些小借口走過去遊戲區那邊,只為了能從遠處偷望維尼熊女孩幾眼。只是,他始終沒有想過跟她表白。一來是因為深知自己的成功機會,大概比大熊貓要學懂跳芭蕾舞還要小;二來,他覺得以自己這樣的身分和條件,跟她表白簡直就像是對神聖的她一種侮辱。很早便出了來社會工作的他至少學懂了甚麼叫自知之明。在現實的世界裡,公主就是公主,而乞丐,便只該是永遠活在暗處的乞丐。


轉眼間,已經到了啤酒節的最後一天。

這天,維尼熊女孩和啤酒男孩比平日要忙上一百倍。她剛剛送出今晚第十只的巨型維尼熊,而他也在今晚第三個發酒瘋的魯漢被保安員帶走後,忙著清理地上的玻璃碎片。這個時候,他發覺啤酒大蓬的角落那邊,來了一個很特別的少女。那少女點了一小勺啤酒,把酒倒在掌心;一只藍色的蝴蝶安靜地停在上面,一點一滴地吸吮著金黃色的啤酒。

「小姐,這……是妳的寵物嗎?」啤酒男孩好奇地問道。

「嗯。」蝴蝶少女點了點頭,視線可一直溫柔地凝視著她的藍蝴蝶;就像在這個世界上,從一開始便只得她和它。

啤酒男孩呆呆地望著蝴蝶少女,他突然覺得在他面前的,不是一個女孩和一只昆蟲,而是一對深愛著對方的年輕愛侶。他又再想起他的維尼熊女孩。他一直覺得自己和她是兩個世界的人,覺得根本沒有資格去愛她。但是,對她的愛,不就是愛她最重要的資格嗎?也許成功率不足千萬分之一;但是,在這一晚,在這個也許是他和她今生最後一次可以見面的晚上,他一定要向喜歡的她,清清楚楚地表白他那也許卑微但卻摯誠的心意。

他跟同事們匆匆交待了一句,然後就像箭一樣向著遊戲區飛奔。就在這刻,會場裡的天空升起連串璀燦的煙花,像是在鼓勵著終於要勇敢面對自己的啤酒男孩。


同一秒鐘,維尼熊女孩抬頭望著漫天的美麗煙火,同時在心內面許著秘密的願望。她祈望那個每天也會過來偷看她的賣啤酒的傻瓜,會在啤酒節這最後一夜,鼓起勇氣走過來跟她表白。

 


延伸旅程:
第十七屆的青島國際啤酒節,將於今年的八月十一至二十六日在山東青島市舉行。
官方網站: http://www.qdbeer.cn/200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