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遲到的十七年蟬 (上)

十七年蟬是一種特別品種的蟬。世上所有的蟬在變成成蟲之前,都會在泥土下蟄伏二至五年的時間,然後才破土而出,把握短短數星期的生命蛻變成為成蟲,然後求偶、交配、產卵、最後結束自己短暫的一生。但十七年蟬和十三年蟬這兩種所謂「周期蟬」,卻要在地底下苦苦等待漫長的十七年或者十三年,然後才在預定的時間,跟億萬隻同一族群的同伴一同醒來,浩浩蕩蕩地一起找尋配偶,去談他們那場短暫而壯烈的戀愛。


周期蟬是自然界令人讚嘆的小傑作。他們都有著準確的生理時鐘,同一地區內同一族群裡數十億隻周期蟬,都會依循著差不多完全相同的時間表行事,在十三或是十七年間的同一時間醒來,誤差最多也只不過是三數天。至於我們剛才提過的大雄,其實是Brood XIII (第十三號族群)裡的一隻十七年蟬。這個族群對上一次在大地上出現的年份是2007年,所以到了今年2024年,數以十億計新一代的Brood XIII十七年蟬,也依循著大自然的規律,在這幾天中一起陸續甦醒爬到地上。


不過,無論是多精密的安排,間中也總會有出錯的時候。也許是因為泥土溫度的微小差異,也許是因為不明磁場的神秘影響;在這群今年醒來的數十億隻Brood XIII十七年蟬當中,就只有大雄這一隻,前無古人地睡過了頭。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其他同伴爬出地面後的兩個星期。


大雄笨拙地翻起身邊的泥土,一拐一拐地爬到地面來。可是,本來該是和億萬隻同伴一起在大地上行進的他,現在卻只得獨自一個坐在地上發呆。在大雄身旁的,只有無數個空空如此的小洞。


於是乎大雄只好連跑帶顛地爬上最接近的樹幹上,胡亂找一個算是安全的落腳點,然後像個第一次出席舞會但又偏偏遲了出門的冒失男生,氣沖沖地蛻去自己身上幼蟲的外殼,換成一身成熟帥氣的成蟲裝扮。大雄急促地拍著剛長成的翅膀,飛快地趕往他的同伴聚集的地方。他知道,找伴侶這回事就像找食物那樣,遲了,便是吃虧了。


好不容易地,大雄終於飛到同胞們聚居的地方。成千上萬的十七年蟬,滿佈在天空中、在樹幹上、在地上、在任何可以攀附的物體表面上。不過,即使眼前有差不多數之不盡的同類,也不表示對大雄來說,要找個伴侶是件容易的事。就像人類也不是只要走到人多熱鬧的地方,便一定不會空手而回那樣。大雄在蟬群中穿插了半天,遇上的雌蟬不是不合眼緣,便是早已跟別的雄蟬成雙成對。


十七年蟬的一生是如此的短暫,所以一切也像是超濃縮的愛情短劇一樣。在接下來的一個星期裡,大雄不斷地墮入愛河,不斷地跟對方表白;可惜,也不斷地遭對方用各種方式回絕:



阿圓: 「噢,我已經有男朋友的了。看,他來了。」


南南: 「我和我的他自小青梅竹馬,我現在又怎能跟你在一起?」


明日香: 「討厭啊!你還不走開的話,我叫男朋友回來揍扁你!」


詩織: 「對不起,你是一隻很好的蟬,可是……」


貝露: 「謝謝你的愛,可是我真的不可以一腳踏兩船。」


不二子: 「小伙子,我比你還要年長兩個星期哩。」


阿琳: 「我的身和心也早已經給了我的打令。」


實玖瑠: 「唉,為甚麼你不早一個星期出現?」


夏美: 「喂,你找死嗎?想過來侵略我跟我愛人的地盤?」


MJ: 「呵呵,難道你看不出,我肚子裡已經懷了別人的寶寶嗎?」



遲了,果然便是吃虧了。


就是這樣,大雄一次又一次地在戀愛未開始前已經失戀。他也同時感受到,自己剩下來的時日無多。大雄深深地為自己的遲到而懊悔。為甚麼只有他一個會遲了甦醒過來?為甚麼他要不斷愛上別人,然後才發現自己早已經連被愛的資格也沒有?難道,這就是人類所謂的「命運的惡作劇」?


(明天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