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信天翁不再寂寞 (上)

Albert是北大西洋裡惟一的一只信天翁。


上世紀六十年代某天,不幸的他給大風吹離航道,最後迷路來到了北大西洋的蘇格蘭海域。自此之後,Albert再也沒機會再遇上自己的同類。他跟寂寞搏鬥了四十多年,漸漸找到一些和它對抗的竅門,讓他表面上看起來沒那麼寂寞。


至少表面上看起來是這樣。



他喜歡貼近北大西洋藍白色的海面飛翔,和自己的黑影追逐和嬉戲。


他常常會飛到斯開島(Isle of Skye)的天涯海角那兒,對著浩翰而清冷的大海哼一兩首歌。


他也學會了跟不同的異類溝通和交朋友,甚至曾經熱烈地追求一只雌性的塘鵝。



無奈地被迫獨自生活了數十年,要是沒學懂看開一點的話,日子也真不知該怎樣過。



就是這樣,Albert每天飛到這裡、飛到那裡,四處吃吃魚、唱唱歌、跟其他動物聊聊天、過完一天,又是這樣地過第二天。直至到某一天,Albert在海邊一個小孤島的岸邊,一生中第一次,看到了另外一只信天翁。


Albert和那只信天翁對望著,一聲不響地互相仔細打量著對方。那只信天翁跟Albert長得極似,白色的身體、圓鼓鼓的頭、長長的黃色鳥喙、還有展開來時便像是亟需要一個擁抱的純白色羽翼,怎樣看,也是一只長得頗好看的信天翁。


最後還是由Albert先開口:「嗨!你好嗎?」


那只信天翁沒有答話,只是保持著友善的微笑。


「我叫Albert,是北大西洋這裡惟一的信天翁。」

「」

「請問你叫甚麼名字?」

「」

「嗨,你聽得懂我的說話嗎?」

「」

「那沒關係。我們來做個朋友,好嗎?」

「」

那只信天翁還是一直沒有回話,只是跟隨著Albert,不停地像個友善的傻瓜般微笑。


「嗯,你不說話也不打緊,你願意留在這裡聽我說話,我便已經很開心的了。」Albert興奮地拍動翅膀,對方也跟著做出相同的動作來回應。


「不過嘛,你還是有一個名字會比較方便。你不介意我替你取一個嗎?」

「」

「那麼,不如我叫你『Wilson』好嗎?」Albert試著提議,雖然他真的沒有看過人類世界那齣叫做《Cast Away (劫後重生/荒島餘生)》的電影。

「」

「還是……還是叫你『Winnie』好像會好一點。你不介意嗎?」

「」

就是這樣,Albert便給那頭信天翁取了「Winnie」這個名字。雖然Albert心裡面也知道,那只信天翁無論怎樣看起來,也是比較像只雄鳥多過像只雌鳥。不過反正對方也沒有開口反對,Albert還是寧願給對方取一個女性的名字,讓他將來聊起天來,可以多一點小小的幻想空間。



往下來的日子裡,Albert把Winnie當成了他最好的朋友。無論是春夏或者秋冬,晴天陰天還是雨天,Albert也會特地飛到小孤島上和Winnie聊天,有時候談談今天看到的東西,有時候說說南方的遙遠記憶。即使惜字如金的她一直沒有回過半句話,但Albert還是寧願選擇這茫茫大海裡惟一的同類當她最好的聽眾,而不願意用他那生疏的外語,去跟其他鳥類有一搭沒一搭地瞎聊著天。



Albert和Winnie的故事,是在某個暴風雨的晚上終結的。


(下回續):http://blog.yam.com/bearhung/article/1027607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