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熊之秘蜜夢工廠 (台灣站)
關於部落格
極短篇奇想小小說,
寫愛情寫人生寫愛惡寫夢想。

痴熊,才能說夢。


var sc_project=1350601;
var sc_invisible=0;
var sc_partition=12;
var sc_security="0e9fef6c";


  • 338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泰山同心鎖

女子沿著長長的階梯一步步拾級而上。旅遊書裡說石階一共七千多級。女子抬頭望了一眼,沒敢再想像下去,只是默默地向上走。「能挽回的話,再多七千級又何妨?」女子心想。

穿過「紅門」和「中天門」,經過「雲步橋」和「五大夫松」,女子來到傳說中的「十八盤」。她仰首望向那連綿無盡、愈發陡斜的長階,心裡明白挑戰到這裡才真正開始。她咬緊牙關,雙眼直盯著腳下的石階,像只螞蟻般緩緩向上爬。穿過「龍門」和「升仙坊」時,她的腿已經痠得像隨時要跟自己絕交那樣。她繼續向上走,過了「南天門」後路便易走得多了。在日落之前,她終於來到了泰山的峰頂「玉皇頂」。

站在寫著「海拔1545米」的石碑前,女子凝視著眼前那數以千計大小形狀不一的「同心鎖」。一段段鏽跡斑駁的愛情,密麻麻地鎖在圍著大香爐的鐵鏈上,把鐵鍊墜成一條沉重的弧線。相傳只要在泰山的廟宇裡繫上一個同心鎖,然後把鑰匙拋進深谷,便可以把心上人永遠鎖在身邊。這,便是女子千里迢迢來到泰山的目的。

她在賣鎖的攤檔前端詳。鎖的價錢因大小和用途而不同,愈大的當然愈貴,鎖姻緣的亦比鎖平安、鎖學業的貴得多。最昂貴的,便是標價人民幣75元、心型的姻緣同心鎖了。正當女子準備掏腰包時,一個穿著灰色唐裝短打、長著銀白大鬍子的老人家,不知從那裡冒出來。

「柳小姐你好。同心鎖這東西一是不買;要買,便要買最好的。」

「你是誰?怎麼知道我姓『柳』?」女子問道。她的姓氏,不該是普通得可以一猜便中。

「叫我泰山老人好了。柳小姐跟陸先生之間的感情,可真要好好料理一下。」

女子呆在當場,想不到高山之上果真有高人。於是乎,她向老人詢問鎖的價錢。

「七百五十元?」

「能挽回這感情,再多也值得吧?」老人輕輕捋鬚而笑。女子知道死穴給看穿了,也就乖乖地掏腰包付了錢。誰知道,老人交給她的,卻是一把用晶片卡開啟的金色電子鎖。

「與時並進嘛。」老人向著錯愕的女子笑道:「現代人對感情的忠貞愈來愈薄弱。要鎖得住你那男人,尋常的古老鎖鑰又怎能勝任?」就在女子拿著電子鎖細看的時候,老人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女子嘆了口氣,雙手合十,閉上眼誠心許了個願,然後慢慢蹲下來,準備將電子鎖拴在鐵鍊上。這時,身後傳來另一個少女的聲音:「妳真的要,就這樣鎖著妳的一生?」

女子回頭一看,只見一個少女笑意盈盈地坐在廟堂的石階上,頭頂上停著一只藍色蝴蝶。女子好奇地望著這少女。

「妳以為是鎖著他,其實被鎖著的卻是自己。就算能勉強跟他在一起,但沒了自我,也沒了靈魂,這樣,值得嗎?」少女恍如自言自語地問道,那藍蝴蝶開始繞著她翩翩飛舞。

女子不語。自我和靈魂,確是比七百五十元人民幣貴重無數倍。

「先走了,再見。」少女轉身離去,那藍蝴蝶也如影隨形地乖乖跟在她身後,彷彿她們之間有一道無形的引力。不是外力的羈絆,但卻永遠甘心相隨。

女子獨自留在玉皇頂,靜靜看著太陽徐徐下山。就在太陽將要隱沒在地平線的一刻,她將手中的晶片卡和電子鎖一同拋進深谷中,然後把一身的煩惱和牽掛留在山上,獨自帶著輕鬆的腳步走下泰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